【寻找最美一线员工】凉风岭上的“憨师傅”

发布日期: 2013-11-22

    成都龙泉山脉二峨山南麓有一座不起眼的山叫“凉风岭”,这里的半山腰常年驻守着一位被乡亲们谐称为“憨(潘)师傅”的山乡管电人,他就是现年53岁的国网仁寿县供电公司文宫供电所的台区管理员潘子君。19年来,他累计步行3万余公里,抄表13万余次。

  背着大米抄电表

  潘子君担负着辖区3个村600余客户的抄表、收费和维护工作。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乡村的山路连自行车和摩托车都无法通行,只能全靠步行。每月抄表那几天,潘子君早晨4时就出发,一去就是一整天。

  每次都是他独自一人行走在陡峭、崎岖的山路上,伴随他的只有那个装着试电笔、改刀、电筒、弯刀、雨伞和大米的工具包。

  上山抄表一走就是一天,他带上干粮,渴了喝矿泉水,饿了啃馒头,中午遇到农户叫他吃午饭时,他总是说:“吃过了。”

  时间久了,他的胃有些“熬不住”了。于是,他改干粮为大米,临近中午时,就把大米交给就近的农户帮忙煮。饭后,他总是坚持要付给农户工钱。如不收,他就“威胁”说:“如果你不收,下次我就不在这里煮了。”看到他瘦弱的身体,大家只好收下。

  “潘子君每月要连续抄表5天,每天要步行30余公里。这些年来,他累计步行应该有3万多公里,抄表13万多次,从未出过差错。”该所所长张剑说。

  拄着拐杖消故障

  2008年,凉风岭通往山下的一条村道水泥路终于修成了。潘子君的“工作环境”得到了些许改善,上、下山可以骑摩托车了。

  殊不知这却“暗藏危机”,由于山路陡峭、狭窄,特别是遇下雨天,骑车时稍不留神,就会摔得“人仰马翻”。2009年7月8日约21时,他接到20公里外客户彭文光打来电话说家里灯不亮,放下电话,潘子君立即骑车前去处理。

  处理完故障返回时,天突然下起了大雨,视线不好,路面打滑,他连人带车扎进了路边一沙凼里,左脚小腿肌肉拉伤。深更半夜,孤立无援,他只得冒着雨,忍着痛,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拖着疲惫的身体在深夜才回到家。

  家里,妻子还在等他。不想让妻子担心,他掩饰伤痛,更没提“摔跟头”的事,让妻子去睡觉,自己“偷偷摸摸”地用白酒处理伤口。

  第二天天刚亮,青岗村一客户打来电话有故障要处理,潘子君忍着小腿的疼痛,顺手在自家柴房里取来一根木棍当“拐杖”就走了。

  “丢下”妻子回岗位

  今年6月,国网仁寿县供电公司“包片进村”工作进入关键时期。6月8日,在青岗村“包片进村”的潘子君回到家已是23时多了,他像往常一样从锅里端出妻子留的饭吃完便睡了。

  凌晨2时左右,几声急骤而短促的“咚咚”声把他惊醒,只见妻子手脚不停地抽搐拍打,表情十分痛苦。

  潘子君和儿子连夜将妻子送进县医院,经检查妻子大脑长有一快鸡蛋大小的脑膜瘤。手术后,妻子的病情有所好转,他心里既高兴又牵挂,高兴的是把妻子从死神手里夺回来了,牵挂的是还有300多只电表等着他去抄,“包片进村”工作需要他去做,客户的用电故障需要他去处理……

  “这里有儿子照顾我,你不用担心,放心去嘛,注意安全。”妻子看出了他的心思。看着病床上的妻子,不善言语的潘子君用纸巾轻轻地擦拭妻子已湿润的眼角。

  擦着,擦着,多少次天不亮妻子陪着自己步行30多里路到供电所;多少个暴风骤雨的夜晚妻子等他回家的情景浮现在眼前……走进卫生间暗自落泪,静静呆了一会儿后,潘子君还是擦去眼泪,告别妻子,毅然踏上了回村的路……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