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最美一线员工】陈勇:爱立“军令状”的汉子

发布日期: 2014-06-10

  ■陈晓蓉  文/图

 

 核心提示

  陈勇,国网明珠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运检中心党支部书记兼分工会主席。当熟悉他的人对他冠以“诚信、责任”的评价时,他显得很是局促:“那不是没办法吗?谁让我立下了军令状。”

  27年的职业生涯,他已记不清自己立下过多少次“军令状”。印象深刻的是在各种誓师大会和战前动员会上,他拍着胸脯:“请领导和同志们放心,保证圆满完成任务!”聊起他的故事,那些“工作狂”、“疯子”、“一根筋”的鲜活事例犹如春日午后拿出来翻晒的衣物,舒展蓬松在人们的述说中。

  风一样的汉子

  4月21日,因为头天的大雨,射洪县110千伏城南变电站改造工程停工一天。一大早,现场总指挥陈勇就来到工地。变电站6月底就要投运,昨天耽搁了的任务今天还得再加紧赶赶。  

  “设备到了,接货”,陈勇放下电话就往旁边的物资供应中心跑,叉车、货车已在窄小的空地上对好位置,“起!向右向右,继续,好!放!”人手不够,陈勇当起现场指挥。  

  货还没有下完,厂家又来人谈防腐处理的事。双方站在电缆沟边交换了意见,三言两语敲定好进场时间和操作方式。  

  经过主变时,陈勇一眼发现基座有点问题,他扯起嗓子叫来土建老板交涉,不等说完,电话又打来说主控室安装的事情,催他快去。  

  半天时间里,物资供应上的、后勤上的、基建上的、项目部的各色人等来来去去,说材料、说质量、说工期。陈勇跑得屁股不沾板凳。  

  撂不下的担子

  在接下城南变电站改造工程任务时,陈勇没有想到,他会被自己立下的“军令状”所“绑架”。

  3月的一天,正在工地上的陈勇收到通知,妹妹因车祸送进医院。震惊之余,又传来母亲突发脑溢血昏迷,需要马上转院做开颅手术的消息,等他飞奔而至时,一家人已乱作一团。他紧急给家人分派任务,唯独漏掉自己。“那你呢?”“我要回工地。今天正在进行CT、PT吊装,负责人必须守在现场。”“你想好,妈这一去,还不晓得能回来不。”“嗯,妈手术的时候我再赶来!”  

  期间,陈勇请了两次假,一次是母亲做开颅手术时,一次是母亲刚清醒过来后。两次共耽搁了几个小时。  

  母亲住院时,陈勇每天晚上10时下班后赶到遂宁照顾,次日一早又赶回来。他每天准时出现在工地,他说不敢离开:“走了就没人协调工地上的事,整个工地都要停下来,耽搁不起。”  

  不一般的弟子  

  从1994年起,陈勇兼任国网明珠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内线项目教练员,他又一次领下“军令状”:要让带出来的徒弟个个是能手。他不留后路的“一根筋”式教授法让他收获了徒弟们发自内心的感激和尊重,而这也同时成就了他于“军令状”之外的另一种价值观和满足感。  

  弟子付金宝同时拥有省、市公司优秀技能人才、川东片区供电单位青工技能竞赛第一名、遂宁市“三个十万”劳动竞赛首席职工等多个头衔。付金宝说:“师傅常常将神秘的东西讲得很简单,让我感觉二次技术很美。”  

  蒋旭东,连续8年涪江流域青工技术比武内线项目第一名,遂宁市“三个十万”劳动竞赛首席职工。他承认师傅陈勇对他的影响很深:“耿直,到现场看到啥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从他人品上学到很多东西。”  

  多年后,弟子毕庆奎仍清晰记得在他连电气符号都不认识几个的时候,是陈勇拿着图纸手把手地讲原理、讲工艺,还把自己做的模板拿给他研究学习。  

  冲在前的步子  

  朋友们说,不忙的时候陈勇是个正常人,性情耿直重感情,但只要一有任务,立马就"六亲不认"。  

  女儿高考那天,陈勇一大早就去了农网改造现场。女儿临出门前下起大雨,妻子打电话让他把车开回来送孩子去考场。陈勇一口回绝:“不得行,走不脱!”妻子气得摔坏了电话,还是邻居帮忙将哭兮兮的孩子送到考场。  

  大年初二晚上7时,川中建材公司110千伏大田站开关柜突发大火。正在吃饭的陈勇闻讯丢下碗筷就奔往现场,冲进滚滚浓烟和热浪灼人的高压室,迅速切断高压室电源,配合消防人员灭火,忙到凌晨才结束。电视台记者找到第一个冲入火场的他,要报道他的事迹,他摇头拒绝:“大田变电站是我安装的,留下的第一个服务联系电话就是我,冲在最前面是应该的。”  

  一张张“军令状”,见证着陈勇的成长。他并没意识到,他的忠诚、敬业、正直、守信正塑造出一个共产党员立体而丰满的形象,他影响的不只是同事和团队,他正在更大的范围唤醒更多的人们,传递着一种叫责任的意识,一种叫奉献的精神,一种叫正气的力量。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