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最美一线员工】想我,就到工地来看我

发布日期: 2014-06-23

  ■席运生  文/图

  6月15日,作为国家电网资深评标专家,四川电力工程建设监理有限责任公司双龙换流站监理项目部副总监许虎将赶赴北京,参加国网第三批设备招投标评标工作。许虎是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优秀技术人才”、“大建设双千人才”、国家一级项目经理,今年五一前夕,他再次被授予“四川省电力公司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

  口碑是这样炼成的

  2013年8月26日,许虎从锦乐线来到宾金线双龙换流站,任项目副总监,这个从事电气调试20多年的高级工程师把换流站看作是宾金线的“心脏”,是有生命的。不久,他参加了业主项目部的一个工作碰头会,向一位负责人介绍说:“你好,我是川电监理许虎。”  

  这位负责人竟当即收起笑脸:“抱歉,我只知道安徽监理,他们的工作才是最棒的。”  

  言语中的不屑犹如一盆冷水泼向许虎,他开始反思:“难道我们留给业主的就是这样的印象吗?”  

  回到住地,许虎立即组织召开会议,宣布“从今晚开始,监理的各项工作均要走在业主项目部和施工单位的前面。对工作中可能遇到的困难要有预见性,工作不隔天,遗留不过夜。要竭尽全力,用一个月的时间,全面提升川电监理工作质量,树立公司良好形象,并为下一步工作开好头。  

  随后,许虎一天一总结,总结成绩、发扬优点,拾遗补缺、化解矛盾,协调沟通、增加信任,凡业主开展工作,监理公司监理部均提前部署,并措施到位、控制到位。在具体工作中,他协调解决施工单位存在的问题,监理工作顺畅,业主指令在落实中也得到了不折不扣地执行,川电监理的工作作风、工作成效与工作方法逐渐得到业主认可,在施工单位中树立了威信。

  为了一个约定

  2013年12月,双龙换流站交流系统投运调试到了攻坚阶段,监理晚上仍然要坚守场区旁站监理。许虎先是肠胃不适,接着又是感冒,反反复复,折腾了一个月,他精疲力竭,想回家休整一下,让紧绷的神经松弛一下,又担心由于自己的离开影响士气。  

  双龙山区雨天多、晴天少,冬夜更是寒冷难熬,现场安全质量控制压力大,再加上感冒,许虎整夜整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眠。那天,他刚模模糊糊睡着,就听见女儿叫他爸,然后笑着离开。来到工地上就没见到过女儿了(高三学生是不允许带手机的,他无法联系到孩子),就赶紧给妻子打电话:“女儿这两天怎么样,没啥事吧,我刚才做梦梦见她了。”  

  “想女儿了吧?她在学校不会有事。明天,我联系他们老师,让她给你回话。”  

  女儿打来电话了,依旧是那么阳光向上。于是,许虎与女儿约定:“我在工作上努力,你在学习中努力。等到明年6月,看谁的收获大,怎么样?”  

  而就在这个月,许虎硬是拖着疲惫的身躯,与他的团队一道夺得国家电网公司“2013年四季度输变电项目管理流动红旗”。国家电网公司基建部的领导称赞:“双龙站如此偏僻,却创造了特高压工程项目中实体感观最好的效果,川电监理功不可没。”

  妻子工地探访

  在父母那里,许虎是孝顺的儿子,而对于岳父岳母,许虎又是知书达理的女婿。逢年过节,只要家人想到的,就有许虎的身影。可是,去年腊月十八老岳父八十寿辰,远近的亲朋好友都已赶到,一向忙前忙后的许虎就是不见踪影。爱人理解,老人理解,许虎是技术骨干,从四川向浙江送电,这能是小事儿?回不来,证明工作离不开他。  

  许虎的爱人杜秀娟说:“人过四十,经过多年的积淀,日子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就希望一家人能在一块儿,平平安安。特别是许虎在偏僻的工程项目部,经常见不到人影,这种想法更强烈。”  

  许虎说:“想我就到工地来看我!”他希望爱人能到项目部看看,也希望员工们的家属都能到项目部走走,缓解大家的思念之情。杜秀娟来了,她看到5个监理员住一个大房间,门口摆放了几双布满泥土的胶鞋。杜秀娟说:“当时,我就觉得我老公真是个能吃苦的人。我笑他怎么变成了民工队了?后来越想越难受。”  

  目前,双龙站正在进行最后的双极高端带电调试工作,预计6月底将全面竣工并正式移交运行。届时,800万千瓦功率将通过1700千米的输电线路注入东部发达地区。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