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最美一线员工】张茂春:我是一个兵 服务老百姓

发布日期: 2014-06-25

  导读:他出生于中医世家,曾祖父曾为当年的老红军看过病。但他却弃医从电,投身农电事业;他曾在云南省红河州蒙自县扛过枪、放过炮,现在他心里装的是南江县的山山水水和3299户无电人口;他个性十足、酷爱自然,喜欢跑山遛狗河边钓鱼,却鲜有时间。他习惯性地蹙眉思考,随身的包里总装着几包头痛粉。他是张茂春——国网巴中供电公司无电地区建设项目10千伏及以下施工总负责人。

  军旅生涯锻造一身铁骨

  6月10日下午4点,国网南江县供电公司正在召开无电地区建设项目推进会。会开了20分钟,张茂春才从外面急匆匆地进来。刚从施工现场赶回来的他,清瘦的脸上的汗还没下去,表情严肃。

  6月25日是南江无电地区电网建设第一批计划项目的最后期限,只剩下2周左右的时间了,张茂春心头的压力可想而知。25个施工队、47个项目点,一千多号人的工作、安全和吃喝拉撒,张茂春都要管。每月,他就在这47个项目点之间穿梭,现场督导、远距离监察,平均每天跑2-3个点。由于事情太多,张茂春经常头疼,以至于他随身的包中都带有几包头痛粉。

  虽然脱下军装已经多年,但想起自己18岁到21岁在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蒙自市当炮兵的经历,张茂春依然神情激动:“一个男人,有过当兵的经历,对他以后的人生来说,肯定是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一勇于负责,二追求完美,三吃得了苦 。张茂春如此概括3年军旅生涯给予他的锻造。

  2013年,巴中市南江县政府计划于10月18日到11月18日举行四川?南江光雾山红叶节,并要求在国庆假日之前给光雾山的大坝林场和诸多宾馆、农家乐通电。国网南江供电公司接到县政府要求时已经是9月10日了,离通电时间只有20天。

  这毫无疑问是场硬仗。谁来接招儿呢。领导想到了张茂春。就这样,带着一支40多人的队伍,张茂春一头扎进了光雾山。为节省时间,大家就在工地边搭帐篷,除了吃饭睡觉,其余时间全部在工作。没人回家,工地就是家。他们每天5点钟起床, 5点45上工,一直忙碌到晚上天黑尽了才休息。

  9月29日19时30分,随着最后一户人家漏电保护开关顺利合闸,大坝片区8台变电器投入运行,近百户农家乐及农村居民家次第亮了起来。张茂春忍不住对着大山吼了一句:“终于送完了。”一屁股坐在地上,一直紧绷着的脸终于浮现出了笑意。

  20天时间,他们架设10千伏线路近4千米,低压线路3千米,安装户表近百户。光雾山工程于国庆节前两天顺利通电,成为巴中无电区电网建设第一个顺利通电的地方。

  张茂春打响了第一仗,也将自己与南江的无电地区建设牢牢联系在了一起。

  望远镜、摄像机成管理“神器”

  张茂春性格直爽、做事认真,加上懂技术,有魄力,手下的施工队长和队员都喜欢喊他“老大”。但大家对张茂春的认识,都经历了一个转变的过程。南江县石滩乡蒲垭庙村7社的施工负责人贺齐对此很有体会。

  贺齐在农电口工作了30年,算是“老资格”。张茂春年纪比他小,可说起工作来“要求多,声音大,有点求全责备、吹毛求疵”,老贺心里头不太服气。事后,张茂春主动找到老贺交心,反省自己的语气问题。加上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和了解,老贺逐渐理解了张茂春“对事不对人”的工作方式,现在他对张的评价是“我佩服这个人”。

  通常,张茂春不会提前告知自己将到哪个施工点去检查。一副望远镜,一台小型摄像机,是他安全管理监察的两大“神器”。他的做法有点特别——站在施工队看不到的地方,通过望远镜进行远距离观察,做得好的,拍下来;做得不好的,也拍下来。发现有违规操作的,一个电话就打过去了,开始对方还可能狡辩,但面对张茂春类似“你现在左手正夹着烟呢”这种只有在现场才能说出的话,对方只能低头承认,心服口服。

  每月一次的业务和安全培训,张茂春以幻灯片的形式,播放上月发现的问题,进行针对性教学,坏的提防、好的推广。之后的抽问环节,变成一场有奖有罚的趣味游戏。“大家的积极性被调动起来了,不再觉得业务培训安规培训是做过场了。”老贺很喜欢这种方式。

  ‘假私济公’ 家人表示理解

  张茂春的曾祖父、祖父和父亲都是南江县著名的中医,主攻骨科。而他是家中长子,照理说应该子承父业,将祖辈的中医骨科诊所发扬光大,但命运却将他与电力行业紧紧联系在一起。1990年12月从云南蒙自复员后,他进入南江县电力公司中嘴火电厂,成为一名电气运行的副值班员。之后,一路从南江城西供电所员工到南江镇供电所副所长,成为“最像农电工”的巴中锦源电力有限责任公司的副总经理。

  张茂春公私分明,性格直爽,“有时过于直爽了,容易得罪人”。知儿莫过母,母亲袁茂益很了解儿子:“他表姊妹是单位仓库保管员,有次因为物品数量清点错误,被他训哭了,跑我这来告状。”觉得张茂春不近人情的还有他的表妹夫,也是南江白鹤梁村无电村建设一个施工队的队长。“我原本觉得是亲戚多少要照顾点,结果一点没客气啊,真是‘六亲不认’。”话虽这样说,但亲人还是尽量理解张茂春。

  父亲张世龙和母亲袁茂益对儿子的教育是“人活一世,图个心安理得,工作上不能亏欠领导,更不能给家人丢脸。”两人也总是在精神和物质上全力支持张茂春的工作。

  张茂春的望远镜和摄像机,原本就是父亲张世龙的。老爷子喜欢到山里放鸟,望远镜方便观看;而摄像机则是用来记录骨科病人的病情恢复过程的。他一句“爸,我用一下啊,几天就还,结果就有去无回了。” 张世龙说起来直笑。“其他还有砍刀、梯子和取暖器,基本也是这样的。家成了他的仓库,他用起来顺手嘛,我们开玩笑,说别人都是‘假公济私’,他是‘假私济公’的嘛。”说起儿子,母亲袁茂益是又好气又好笑。

  不仅如此,家里的钱也时常因为应急被用来垫工程款。“几十号人在工地上,要吃要喝要休息,要付青苗赔偿款,垫钱没关系,关键不要耽误工程进度。”张茂春觉得这么做理所当然。有一次,因为一个施工队长的求救电话,原本答应好给妻子谭菊买车用的5万块钱,张茂春也没和妻子商量,就直接把钱取出来给了对方。妻子知道后,少不了一番吵架闹腾。用自己的钱还不算,自己小家里的银行账户不富余的时候,张茂春还向母亲借过钱。为了让母亲放心,他规规矩矩写下欠条,让公司同事做公证人。

  张茂春的小儿子今年5岁,可张陪他的时间太少,为此,张茂春的妻子和他没少吵架。不过最近,他自省自己过去做得有点过,现在偶尔也会早上起来给儿子弄个早饭,表达下情感。儿子知道爸爸是干什么的,偶尔俩人出去玩,儿子指着山上的电杆和电线,天真地问张茂春:“爸爸,那个是你(架设)的,对吧?”张茂春顺嘴应下来:“对,是我的。”儿子就会很满足,带着小小的自豪感。

  张茂春虽然是光雾山的点灯人,却始终没有机会和全家一起去游玩过。6月25日做完南江无电地区电网建设第一批计划项目后,还有农网升级改造工程的工作排着队在等着他。

  “退休后,总有时间吧,那个时候再来光雾山,看到自己架设的线,用起电来,心头一定很高兴。”张茂春说。

                                                                                            (李轩仪)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