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站人生】 袁晓荣:巴山深处守站人

发布日期: 2014-07-25

  ■张晓勇 文/图

  他来自农村,但怀揣梦想,从巴中师范学校毕业后,他当过村小学老师,却最终选择了农电事业;他个性开朗,闲时喜欢看书,种植花草;热心助人,村社乡亲有求必应。他是国网南江县供电公司35千伏贵民变电站副站长袁晓荣。

  选择就是一份责任

  “本来有好几次机会调回城区里工作,可他就是不愿意,在这大山里一待就是12年,我说他是脑壳有‘包’。”袁晓荣的妻子吴晓华至今还埋怨。  

  很多人对袁晓荣的选择不理解。48岁的袁晓荣说:“这是我的工作,选一行,就要干一行、爱一行。”  

  2003年,袁晓荣被调到距县城60多公里的南江县贵民乡35千伏贵民变电站工作。刚开始,只有袁晓荣一个人值守变电站。每天清晨,他按时巡视完站内所有设备均处于正常运行状态后才吃早餐,紧接着,打扫站内的清洁卫生、检查电子围栏报警系统、擦拭安全工器具、做186系统资料……每天的工作生活内容大同小异。  

  “长时间从事这些工作,心里不觉得厌烦吗?”  

  “这么多年,早已经习惯了,每天如果不去看一遍设备,心里反而会感到不踏实。”  

  “35千伏变电站对于小水电供区而言,既是小水电上、下网的连接点,又是大网稳定电源的延伸点,承担着‘调峰平谷’的作用,只有我们变电站安全运行了,小水电才能发电,附近8家铁矿的安全用电也才有保障。”

  同事眼中的“傻大个”

  2007年,袁晓荣在站内值班时,突遭极端恶劣天气,雷电击破了站内高压瓷瓶支柱,带电的高压线与“构架”的安全距离较近,不停地出现“弧光”。见此情况,袁晓荣一边电话通知调度停小水电线路电源,一边穿上绝缘靴、戴上绝缘手套、安全帽,用令克棒来支撑高压线。  

  炸裂飞溅的瓷瓶渣,划破了袁晓荣的脸和耳朵,血一滴滴流下来,他仍然不管不顾,保持着手拿令克棒,直立撑举高压线的姿势,一直等到调度停完所有小水电主线路电源,安监人员和其他运检人员赶到现场为止。  

  事后有人说他傻乎乎的,“傻大个”,值不值得?安监人员说,如果袁晓荣不这样,带电高压线就会搭接在“构架”上,造成直接接地或短路,烧毁主变压器和相关电器设备。  

  “‘主变’是变电站的‘耕牛’,烧坏了它,整个供区就没有电,单位损失也就大啰。”事后袁晓荣淡淡地说。  

  热心肠的农电人  

  在贵民乡场镇附近,袁晓荣是小有名气的热心人。他曾自学过房屋暗线安装知识,对家电维修也了解。  

  柳湾乡新立村二组石硕家,儿子、媳妇都外出打工了,家里只留下70多岁年迈的父母,夏天遇大风,线路短路。家里不但没有了电,连家用电器也烧毁了。两位老人急急忙忙给袁晓荣打电话,请他帮忙。  

  “当时,我接到电话后,心想他们应该去找当地小水电公司才对。”袁晓荣说。可转念一想,都是乡里乡亲的,他放下电话,骑上摩托车,颠簸了20多公里山路,赶到老人家里,帮他们迅速处理了掉落的入户线路故障,恢复了家里的供电。两位老人将200元钱递给袁晓荣,他婉言谢绝了。  

  业余的园艺师  

  袁晓荣刚来到贵民变电站时,站内一片狼藉,一有空闲时间,袁晓荣便在站内拾掇忙,挑粪、挑肥土,买秧苗育种。现如今,站内已经枝繁叶茂,满目春色,给小站平添了些许生气。  

  就连站外围墙下那一亩三分地,也被袁晓荣充分利用,不但栽有杜鹃花、桂花树,还种上了苞谷、四季豆、小葱等农作物,自给自足。  

  贵民变电站,由于不具备“无人值班”的条件,先后也调来过其他年轻人,但来了不久,又先后调离到其他单位。  

  “工作环境艰苦,条件差,留不住人。”袁晓荣苦笑着说。“不想调离其他单位吗?”“不想,因为我熟悉生育我,养育我的这方水土。而且,单位领导多次来看望慰问,让我们很感动。我愿意以脚踏实地的工作,来回报企业。”他说。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