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站人生】 木特尔:11年守护藏乡光明

发布日期: 2014-07-28

 

 ■李元源 徐玉婷 文/图

  木特尔,国网宝兴县供电公司硗碛供电所副所长,一名普普通通的藏族电力人,11年如一日坚守在夹金山,默默守护着藏乡的万家灯火。

  藏乡灯火的守护者

  硗碛藏族乡地广人稀,硗碛供电所位于宝兴县最远的乡镇,是宝兴县海拔最高的供电所。所里共有9名员工,管辖着888平方公里供电区域内1300多名客户,最长的供电线路达60千米。

  6月12日,睡梦中,木特尔接到电话就悄悄起身了,为了不惊动熟睡的妻子,他蹑手蹑脚走出宿舍,低头看看手腕上的表,时针刚好落在凌晨2时。

  报故障的安强家就在场镇上,木特尔只用了几分钟就赶到现场。他家开了个藏家乐,当天晚上接待了几十个游客,因为用电负荷大,家里老旧的线路发生了故障,安强只好求助木特尔。

  只用了10多分钟,木特尔就为安强家排除了故障,重新接通了电,游客们安定下来。走之前,木特尔不忘叮嘱安强早点把家里的线路整改了,避免今后再发生同样的问题。

  作为一个电力“百家通”,木特尔对场镇上每家每户的电力设施都了如指掌。硗碛藏族乡是旅游胜地,从每年5月起游客众多,很多家庭都经营起了藏家乐。许多客户的线路超负荷运行,又不肯买材料更换,经常在傍晚或深夜出现故障后求助于供电所。

  不管多晚,也不管多远,作为硗碛供电所的副所长和土身土长的硗碛人,面对乡亲们的求助,木特尔总是随叫随到,乡亲们无不对他竖起大拇指。

  夹金山上的拓荒者

  5月27日,一轮朝阳斜照在硗碛藏族乡新场镇上。虽说早已过了隆冬,但山区的气温还是低得让人瑟瑟发抖。然而,木特尔和他的同事已经早早地在供电所里忙活开来,他们拿上准备好的工具,向夹金山驶去,开始对10千伏攀硗路夹金山移动基站支线进行巡线。

  提到夹金山,当地流传着这样一首民谣:“夹金山,夹金山,鸟儿飞不过,人也攀不过。要想越过夹金山,除非神仙到人间!”正是因为当地恶劣的环境,直到2013年9月30日才架通了电,建起了移动基站,从而改写夹金山无通信的历史。

  2013年8月,木特尔和他的同事接到了供电所有史以来最艰难的一项施工任务,架设一条输电线路到夹金山上,为新建的移动基站供电,彻底解决当地的通信问题。

  “在海拔4114米的夹金山上架输电线,这是我们以前想都没想过的事情,可是工作任务已经下达了,必须硬着头皮上,我相信能啃下这块硬骨头。”木特尔坚定地说。

  施工现场离硗碛藏族乡新场镇有50多公里的山路,单边行程就得一个多小时。为了缩短工期,降低建设成本,施工队伍把驻地设在夹金山的半山腰上。虽然施工效率提高了,施工人员却是遭了大罪。“在高山上生活,水是我们最宝贵的东西,这些水都是从山下取来,由于水有限,很多时候大家都不洗脸漱口。”说起这些,木特尔满脸无奈。

  近两个月的艰苦施工,终于在夹金山上架设了一条3.98千米的电力线路,成功完成了夹金山上移动基站的电力输送工作。

  危难中的救援者

  5月30日11时20分,宝兴县蜂桶寨乡民营电站——青山白玉电站发生水淹厂房的重大事故,并造成3人失踪。事故发生不到1小时,木特尔及同事成为第一支抵达现场的电力抢险队伍。

  “当时,电站厂房已经被水全部淹没,水还在不断从厂房涌出,3名失踪人员也不知所踪,家属哭得声嘶力竭。”木特尔带领人员对现场勘察,寻找事发点附近合适的供电电源。爬山涉水终于找到一台变压器,可是由于容量太小,根本承受不了十多台抽水泵的负荷。

  “请赶紧调拨几台应急发电机过来,这边等着通电抽水,万分紧急啊。”木特尔把现场情况向国网宝兴县供电公司汇报。随着大批抢险队伍和物资到来,木特尔与大伙儿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很快抢险现场两台大功率发电机开始运转,12台大型抽水机集中对电站厂房抽水。

  “本来安排大家轮班值守,换着休息,可是木特尔他们一直在现场帮着救援,撵都撵不走。”说起木特尔,国网宝兴县供电公司副总经理唐方虎心疼地说。

  女儿面前的愧疚者

  每天21时多,木特尔的手机总会定时响起。

  听到电话那头女儿稚嫩的声音,木特尔总会咧开嘴露出幸福的笑容。

  木特尔和妻子同在硗碛供电所工作,留下13岁的女儿独自在县城上中学。由于供电所24小时不能离人,就连周末,木特尔和所长张华康也要轮流值班,所以木特尔只能半个月才回一次县城的家。

  父母不在身边,女儿不得不自己照顾自己,俨然成了一个“小大人”,一向乖巧懂事的孩子从来没有因此抱怨过父母。

  “对于女儿,我亏欠她太多。”木特尔说,每当想起孩子放学回家,只能炸点土豆填饱肚子,晚上一个人住在空荡荡的房子里,就特别心酸。

  “女儿的成绩不错,每次考试都是名列前茅,我们既欣慰又惭愧。”女儿读书这么多年,木特尔陪女儿做作业的时间屈指可数。

  虽然和妻子舒国芬同在一个地方上班,但常常在户外工作的木特尔很少时间陪妻子。对此,舒国芬偶尔也会有埋怨,但更多的是对木特尔的理解和支持。晚上接到客户的报障电话,木特尔准备出发时,舒国芬嘴里还嘟囔着:“天亮再去不行嗦?晚上出去多危险呀!”虽然嘴上埋怨着,却早已帮丈夫准备好了出门的衣服。

从不失信于工作,却总是不得已失信于家人。面对妻子和女儿,木特尔只能把愧疚深埋于心。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