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平:从“炮兵班长”到“电力班长”

发布日期: 2014-08-06

退伍20年,他始终以军人的纪律要求自己,长年坚守在线路检修第一线

     

 

      李文平(中)作为工作负责人在检修现场进行工作监护 黎赟/图

 

■实习记者  柳文捷  发自南充

  8月1日零时,见到李文平时,他正在半空中挥汗如雨,过着属于电力人的“夜生活”。  

  李文平是国网南充供电公司配电运检室带电作业班的班长,今天是他退伍后的第20个建军节,在这个对李班长来说特殊的日子里,他有他特殊的庆祝方式。  

  年轻时早睡早起现在“夜生活”很丰富  

  20年前,李文平是沈阳某炮兵团基层连队的班长;如今,他是国网南充供电公司运检带电作业班的班长。这20年,他始终以军人的纪律要求自己,坚守在线路检修一线,成功完成从“炮兵”李班长到“电力”李班长的角色转换。  

  “当兵的时候,每天晚上9点睡,早上5点起,对夜晚的唯一概念,只有连队里的紧急集合哨。”凌晨1时,带电作业班A组工作人员处理好了南充市顺庆区10千伏北桂Ⅱ回14号杆公变低压侧A、B、C相桩头发热故障,李班长精神倍儿棒,与记者聊起了当年的军旅生涯。  

  与20年前相比,现在的李班长“夜生活”可谓丰富。炎炎夏夜是居民集中用电高峰期,气温高、负荷大,老旧线路故障频发,紧急抢修、消缺、夜巡成为李班长每天“夜生活”的必备项目。  

  “现在,紧急集合哨变成了95598的紧急抢修哨。”李班长向记者展示手中的应急抢修单:“这不,今天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以前日日盼洗澡 现在天天蒸“桑拿”  

  持续近半个月35摄氏度以上高温,南充市连发3次高温橙色预警信号,凌晨1时后,大路两旁梧桐树上的夏蝉依然鼓噪不停。白天被毒辣的日头“烤”,晚上被大地翻涌的热浪“蒸”,李班长背上垫上毛巾,衣服打湿不够换,只能用毛巾垫。

  当兵时,他所在的部队驻扎在沈阳城郊,不仅风沙大,还极度缺水,在操场上走一圈正步,军服上能积三毫米的灰。  

  “每个月最盼的就是连队组织大家坐火车去城里的大澡堂洗澡,一趟得要四五个小时。现在好啊,不仅每天能洗澡,在绝缘桶里带电作业,还有‘桑拿’蒸。”闷热而疲惫的夏夜,李班长用自己的故事激励和逗趣班组里新来的年轻人。

  当年的新兵如今的师傅

  1时34分,带电作业班A组到达第二个抢修点,10千伏带陈Ⅱ线21号杆。班组成员龚恒迅速铺设绝缘毯,摆放工器具,做好准备工作。  

  刚进入带电作业班时,龚恒是个什么都不会的门外汉,最基本的挽匝线工作,龚恒挽出来总是像弹簧。李文平对此并无责怪,而是选择鼓励教育,手把手教会线应该怎么搓,走向应该怎么走,直到新人能挽出密实均匀的匝线。  

  爬电杆、挂接地线、做拉线、验电,每一项基本功,李班长都亲自示范陪同练习直到学会为止。  

  “怎么走正步,怎么把一团棉花(军被)变成‘豆腐块’,老兵只教一遍,全靠自己摸黑偷偷练习,练不好就等着责骂和惩罚。”作为新人的压力和无助李班长曾深有体会。因此对自己的徒弟,李文平从来都选择赏识教育,不抛弃、不放弃每一个新人。现在班组里的中、青两代,都尊李班长为师。  

  凌晨两时,记者离开时,李文平和他的组员们仍在带电作业现场进行抢修。八一建军节,正是迎峰度夏电力人忙碌的时节,今天上午,或许李文平又和前许多年一样因为抢修任务繁重无法参加公司举行的八一复员军人茶话会。但他认为,坚守岗位,为民保电送清凉,便是他对节日最好的庆祝方式。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