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电网报》:穿行大凉山特巡锦苏线

发布日期: 2016-01-07

 

《国家电网报》:穿行大凉山特巡锦苏线

  2016年第一天清晨,位于四川西昌的大凉山上雾气弥漫,寒气逼人,气温停留在零下1摄氏度。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检修公司西昌分部线路运检员工陈兴旺、王木奶跋涉在海拔3100米的大凉山上,以特巡锦苏线的方式度过新年。

  天色未亮,雾蒙蒙一片,刚一开门,阵阵寒风袭来,卷起地面的雪,预示着今天的特巡任务不会轻松。陈兴旺、王木奶拿着望远镜,身背弹簧称、温度计等工器具出门开展特巡。穿行在崎岖的大凉山上,荆棘遍布,一阵阵呼啸而过的山风夹杂着雪风,直吹得人睁不开眼。两人顶着刺骨的寒风翻山越岭,一边用木棍拨弄着光秃的荆棘丛,一边小心翼翼地向锦苏线72至66号重冰区段进发,路边的树枝结成一条条冰凌,一路上见不到脚印,只有冰雪的痕迹。

  “今天最快也要走七八个小时,山里风大,冷得人直发抖,在山上的时间长了,我们会带上几个土豆,不仅携带起来方便,而且放在柴火里一烧,既取暖又饱肚子,还能补充不少热量。”王木奶说。

  “王木奶是大凉山上的‘百事通’,哪段路怎么走,有啥危险,哪条线路出过什么故障,哪个地段容易出现覆冰,他都记得很清楚。”陈兴旺得意地说。只要谈起线路巡视工作,他立马精神十足。他们一边讲一边向观测塔位走去,认真细致地做着观测、记录工作。

  一小时后,陈兴旺、王木奶到达71号铁塔下。只见他们仔细测量着的温度、湿度、风速,观察铁塔本体、导线、架空线覆冰情况,并将图片、数据等资料传回本部,为电网直流融冰提供科学依据。

  “巡视线路覆冰既是个力气活,又是个精细活,已固化为流程标准,该巡视的一个也不能漏掉,绝对不能马虎大意。”王木奶熟练地拿起望远镜、弹簧称、温度计、照相机、卡尺等工器具开始监测。忽然间,导线在寒风中摇晃起来,将覆盖在导线上的雪震落,他们又赶紧拿出照像机拍摄正在摇晃的导线。“这样的机会很难得,拍摄下来后会对以后的分析工作很有帮助。”王木奶说。导线摇晃几分钟后,雾凇逐渐脱落,导线也慢慢回归平稳。

  巡视完71号塔,两人顾不得片刻休息,一步步走向70号塔。一晃4个小时过去了,山间雾气弥漫,瞬时将山顶笼罩,天色变得阴暗起来,气温也陡然下降了不少,上山时所带的土豆也变得冷冰冰的,他们还是大口地啃了起来。“特巡观察覆冰的难点在于微气候环境变化无常, 白天还是阳光明媚,夜间就会变得冰天雪地。就拿咋天来说,深夜9点到凌晨6点,我们对锦苏线相邻的500千伏月城一二线和500千伏城沐一线进行连续直流融冰,才保证了川电外送通道安全。正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在特巡时掌握的笫一手资料格外重要。”陈兴旺说,

  太阳已开始偏西,好不容昜巡视到67号塔,此时山间的气温还在下降,寒气冻得人全身上下每一个关节都在颤抖。因为周围没有人家,整个大凉山都沉浸在彻骨的寒冷里。陈兴旺、王木奶不自觉地裹紧了红色工装,咬紧了牙关往山顶赶。

  一道60度的山脊横在眼前,上山没了路,只好钻进荆棘丛中前行。荆棘上结了一层浮冰,只见两人手拽着路边的灌木枝条,一前一后,侧着身子小心翼翼地往下走,在陡峭处,王木奶不忘拉一把陈兴旺,防止他滑倒跌伤。2个小时后,他们终于抵达位于山顶的66号铁塔下。经过一番检查,铁塔线路安然无恙,他们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抖了抖身上的雪凇,相视一笑。此时,两个都像“刺猬”一般,浑身挂满了荆棘刺。

  “夜里的风很大,吹得吓人,气温又低,常常冻得睡不着。我索性爬起来整理资料,等忙完也到次日清晨了,但新年第一天确实过得充实。”下山路上,王木奶盘算着晚上的工作计划。(黄忠明) 李云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