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最美一线员工】周应全:我是“街长”我骄傲

发布日期: 2016-03-18

 

  【寻找最美一线员工】周应全:我是“街长”我骄傲

        个子不高,皮肤黝黑,面容憨厚,戴着一副眼镜,随时携带工具箱,他就是周应全。

  今年已经59岁的周应全,还有1年就退休了。从30年前背上电工包以来,他一直扎根在国网资阳市雁江供电公司农电第一线。他在丹山供电所工作,把家安在丹山场镇,乡亲和同事们都笑称他为“街长”。

  电工“街长”

  在乡亲们眼中,周“街长”是他们的专用电工,凡是用电方面出了问题都找他帮忙。多年来,他负责的供电区域从没有发生因服务不到位而引发的投诉。

  丹山场镇的刘修芳是一名湖南人,她和丈夫背井离乡来到四川,在丹山场镇经营着一家小酒坊,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生活变得更好一些。去年农历腊月二十四,家家户户忙着筹备过年,小酒坊生意比平时红火很多。

  凌晨3时,周应全接到电话,说湖南小灶酒坊着火了。他急忙翻身起来,心急如焚地赶到酒坊。股股浓烟不断涌出,屋内火势不断蔓延,呛得人喘不过气。情况十分紧急,他立即将电源断开,并帮忙拨打了消防队的电话。

  大火扑灭了,地面一片狼藉,豆大的汗水从他的脸颊滑过。消防人员离开后,他认真查看线路损坏情况,排查线路隐患,忙前忙后,为帮助小酒坊尽快恢复生产作准备。

  当他拖着疲惫的身体灰头土脸地回到家中时,天已完全放亮。这时的他才觉得一阵阵寒意袭上心头,全身发冷。原来忙着赶到抢修现场,他只穿了一件工作服,连保暖衣和毛衣都没来得及穿。一热一冷,他感冒了。但他惦记着受灾的酒坊,继续帮助夫妻俩早日恢复供电。很快,电恢复了,小酒坊的生意又重新做了起来。

  不善言辞的刘修芳说,因为开酒坊,她在全国很多地方都呆过,来到四川,遇到周师傅,他的服务真是好得没话说。

  24小时“街长”

  周应全有个习惯,就是每天晚上和妻子散步时,眼睛喜欢东瞅瞅西看看。妻子早就习惯了他这个职业病,说:“他一天不看这些电力线路和设备心里就发慌。”周应全说,晚上能更好地观察变压器桩头和导线的搭接点有无打火现象。

  他还有个习惯,随身携带配电房钥匙,方便随时巡视。一个晚上,他发现丹山医院公变台区零线严重发热,并且已经断股。他马上把这个隐患报告给了供电所长唐意,唐意立即安排人员处理,杜绝了一起不安全事件发生。

  “沟通很重要,沟通的方法更重要。”讲到电费催收,周应全拿出了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面记录着欠费的金额、催收电费时拨打电话的时间。他说,和场镇客户沟通,不到万不得已逢场天不要打电话。因为逢场天商户都忙,打了电话人家也记不住。

  “在丹山场镇,不管走到哪个社区,没有人不认识周师。哪家人用电出了问题,大家第一时间就会想到他。只要打一个电话,不管是深夜还是凌晨,他都会最快赶去处理故障。”唐意对他评价很高。

  红细胞“街长”

  周应全是“红细胞”志愿者,居住在丹山场镇北街的刘婆婆,年老体弱行动不便。他每月总要抽空去两三次,为她检查电气线路,了解她的需求。碰上家里开关、灯泡、插座不能正常使用时,他总是不声不响地自己掏钱为她换新的。八十岁高龄的刘婆婆在去世前不久,逢人就夸周“街长”是个仁义人。

  北街还有一位徐素香婆婆,今年75岁,儿女常年在外打工,一个人租住在街上。周应全说,空巢老人不容易,能帮一点是一点。他结对认领了徐婆婆,常常抽空陪老人聊天,了解她在用电及生活方面的需求,让她感受到来自社会的温暖。老人家里电气设备出现故障时,他总是第一时间出现在她身边,免费为其排忧解难。

  他负责的台区有很多这样的留守老人。老人们行动不便,不方便到供电所营业厅交电费。他每月上门收费,代交电费后再送回发票。

  30年过去了,周应全已见白发,眉眼间多了细纹。他对自己负责的台区了然于心,仿佛这些早已融于他的身体:一条条线路是他的筋,一基基杆塔是他的骨,一个个客户就是他蓬勃跳动的心脏。

  还有1年就要离开自己的岗位。周应全说,退休了也要继续当好“街长”,为农电事业再添一股小火苗。(颜丽)

  信息来源:国网资阳供电公司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