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40周年】攀枝花:自动化的时代进行曲

发布日期: 2018-10-08

  “这张是微机SD-176,这张是PC机ES-50,还有这张……这些照片就是自动化成长的点点滴滴的缩影。40年,我看着他由无到有,由弱变强的发展,感慨良多。”9月29日,国网攀枝花供电公司电力调度控制中心自动化运维班的唐建中立足在班组文化墙前,回头看着自己的徒弟李明生,说的颇为动情。

  40年的改革开放,中华大地焕然一新,攀枝花的自动化人用智慧和双手埋头苦干,锐意进取,历经磨砺,悄然绽放,破茧成蝶,四溢芬芳,书写着一个又一个新高度。

  起航凌寒花开

  1978年,四川渡口电网是一个独立的电网,电网的主要负荷是轧钢厂带来的随机性很大的冲击负荷。当时电网装机容量小,只要轧钢一次,电网负荷显著增加,造成电网周波波动较大,严重影响电网供电质量和运行安全。

  1982年,为解决冲击负荷给电网带来的影响,中调所便开始了研制渡口电网冲击负荷闭环控制系统以实现超前预测控制。

  这时候的电网网架相对薄弱,自动化水平低,技术应用手段也较为落后,恰逢“渡口电网冲击负荷预测控制系统”的科研工作攻坚期,

  对于自动化人而言,这是一个很大的考验。正在大伙一筹莫展的时候,来了个青葱小伙,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面对困难,这小伙二话不说,将满腔入血倾注到工作中,全身心投入到科研项目中去。他,就是唐建中。

  当时,计算机存在体积庞大,内存小的缺点,一台内存仅有32k的微机就占了大半空间。而SD-176微型计算机就是众多国产老计算机中的一台。在使用纸带打孔机的年代,唐建中等技术人员要克服了资料少,设备差,环境艰苦等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大家要将精心编写的代码一条条的打入打孔机里。为节约纸张,唐建中严格要求自己,埋头苦练编程,日夜加班,昼夜不断地筹划着计算着,一次不行重头再来,直到熟练了才用。偶尔打错了,就将错误的部分裁剪掉,再把正确的纸带拼接上去。为了一段程序,他要绞尽脑汁;为了一条指令,他都要反复思量。这个可爱的人儿,能为编写出一句精简的代码而欢呼,能为节省一个字节的空间而雀跃。那个年代,是“惜字如金”的年代,亦是物质匮乏而又精神丰富的年代。

  经过两年的不懈努力,终于在1984年,远动计算机预测闭环控制系统通过多次联调的基础上取得很大进步,在实现超前预测控制方面取得显著效果。而唐建中亦在岁月的打磨中愈加光彩锋芒。

【改革开放40周年】攀枝花:花开无声气自香 自动化的时代进行曲

  逐梦花香四溢

  “前辈们给我们留下的是栉风沐雨、不屈不挠的毅力和探索求实、开拓进取的‘铁军精神’早就融入了每一代自动化人的基因”。李明生常说的前辈对其影响很深,特别是他的师傅唐建中。

  1992年,李明生和唐建中一起出差,同住一间房,夜深人已入睡,李明生隐约听见师傅在自言自语地起草工程方案。

  “当时很不理解,为什么一个人会对自动化痴迷到那种程度。”这件事,李明生至今记忆犹新,在他心中,老一辈自动化专家本身就是个榜样,把自动化的“铁军精神”传承给了他。而他如今也在扮演着同样的角色。

  也从那时起,李明生将满腔热血倾注在工作中。在工作现场总能看到他的身影,或是凝神专注研究设备,或是席地而坐进行测试,在现场他总是最专注的一个。

  “叮铃铃——”急促的电话铃声划破新年第一个黑夜的宁静,班长李明生急忙接起电话,“青龙山通道全部中断,我们已无法监测实时数据……”是调度打来的紧急电话。李明生奔赴现场的脚步从未迟疑,此时的李明生意识到传统的点对点远动传输通道已无法满足要求,对一向勇于创新的他而言,改变了延续几十年的数据传输模式迫在眉睫。

  面对“如何改变数据传输模式”“怎样提高数据传输质量”等诸多问题,李明生闲不下来,脑子里琢磨着这些事儿。当时条件有限,没有现成的接线图,他就把设备的接线方式一个个画出来。仅一年时间,李明生就写下16本学习笔记,字数达10多万字,画的图纸200多张,翻烂的专业书籍堆积如山。就连双休日,他还在办公室对着图纸和设备细细琢磨和研究,从未停止思考过。

  2010年,李明生最终啃下核心技术这块硬骨头,基于IP的调度数据网应运而生。调度数据网经历了从无到有,从有到优,从优到精,其强大的容灾能力也在2015年滑坡地质灾害时得到了考验,备调通过调度数据网将全部变电站数据通过仅剩的一根光缆转到主调,确保了数据正常监测。

  26年磨一剑,李明生也蜕变成了疑难问题问不倒、处理故障难不倒、技术考试考不倒的“三不倒”技术骨干。

  知难而进,迎难而上,攻破一个个难题是自动化人工作职责所在。他们始终坚信风雪虽寒却终究难以抗拒丽日晴天,这就是信念的力量。(何洁)

  信息来源:国网攀枝花供电公司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