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电网报》:四川 卧冰饮雪,泥巴山上巡线忙

发布日期: 2013-01-17

110日,又一轮冰冻雨雪袭来。雨雪、浓雾,覆盖了500千伏石雅线,海拔3300米的四川雅安泥巴山上,茫茫雪雾绵延一片。石雅一线120号塔下,观冰帐篷里的气温指向了零下13摄氏度。

  天还没亮,四川检修公司雅安中心线路班已经忙活起来了。石林、伍存文刚在附近看了一圈回来,正在拍打衣服上的雪块。袁刚华、廖绍田在观冰点帐篷外麻利地给高压锅里装满了雪,又给火堆里添了一些干柴,开始烧水。烧开一锅雪水,最快也要40分钟,但只能烧到80摄氏度。

  早上820分,泥巴山天色灰暗,班长彭笑带着11名巡线队员上了山。北方冻皮,南方冻骨。山路上的阵阵寒风,让人冻透到了骨子里。一路上就算扯着嗓子喊话也听不清,耳边只有寒风呜呜呜地叫。

  雪,时断时续,天地之间一片迷蒙,能见度不到10米。红色的工装是这个冰雪世界里最鲜明的颜色,像是雪地里的一团火,又像一块红色盾牌,捍卫着电网的安全。

  500千伏石雅线全长42.8千米,有200多基铁塔,是四川甘孜州九龙县和雅安市等地水电外送的重要通道。该线穿越了泥巴山的重冰区,此地冰雪期从每年11月至次年3月底,是名副其实的林海雪原。每到大雪封山时,线、塔积冰严重,对电网安全运行带来严重威胁,雅安中心线路班便常年坚守在石雅线上。

班长彭笑今年48岁,跑了30年线路。这20多天来,他还没下过泥巴山,长了一脸的胡渣子。提到下山,这位硬汉心里有些内疚。他77岁的老岳父去年年底摔断了肋骨,他一直没空下山去看望,惹得爱人跟他生了不少气。

伍存文走在队伍的前列。他手拿望远镜、身背大砍刀、弹簧秤、温度计,仿佛是边防线上的巡逻兵。去年石雅线抗冰改造时,他在泥巴山上坚守了8个月,因为舍不得泥巴山,他又加入了观冰特巡队伍,这一呆,又要到3月中旬才下山。

   我们主要负责观测记录每个基塔的温度、湿度,观察铁塔本体、导线、架空线覆冰和绝缘子缺陷等情况。队伍艰难地前行着,员工何武林一边大口喘气,一边一说起工作。这段时间,他们每天都是清晨出门,傍晚返回,徒步巡查40多千米线路、200多基塔。

  1210时,大伙儿赶到了118号塔位。塔下结成了一块球场大小的冰板,被铁塔上掉下的冰块打得坑坑洼洼的,王思磊照完设备照片、测完覆冰后告诉笔者,今天的覆冰不算厚,才28毫米,覆冰最厚的时候,4串绝缘子冻成一根冰柱,重达1000多公斤。

  1330分,大家在雪地上简单地吃了干粮。伍存文拿出了特地为笔者准备的熟鸡蛋,打开一看,鸡蛋已经冻了裂,面包冻成了铁疙瘩,笔者于是吃了班里的统一食物——一块压缩干粮。

  彭笑边啃干粮边用电话询问各组的巡查情况,并强调要特别注意重冰区与轻冰区交界点设备的巡视。

  下午2点多,雪停了,天空放晴,塔上气温零下6摄氏度。技术专责曹力带领3名检修员工登上了156塔,开始更换一台覆冰在线监测装置。

  平时更换一台覆冰在线监测装置只要1个小时,现在太冷了,安装很费劲,得用3个多小时。曹力说,现在覆冰在线监测装置实现了可视化,能够对线路覆冰形成的气象条件、形成过程和严重程度进行全过程实时监控,不过就是巡检的任务更重了。

  3个小时后,当天任务完成,雪又下了起来,彭笑招呼大家赶快下山。这一路十分不好走,晚上7点,大家才赶回了观冰点。

  寒风凛冽,白日里最后一丝热气消散,寒冷悄无声息地展开了凌厉的攻势,伍存文一边跺着脚一边跑到树林里拾来干柴,点燃了柴火,说是晚上用来对付寒冷、驱赶野猪。晚上,他们还得随时观测覆冰情况。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