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电网报》:铁塔银线入画来 ——记国家电网公司十大美术家左宇龙

发布日期: 2014-10-17

《国家电网报》:铁塔银线入画来 ——记国家电网公司十大美术家左宇龙

    今年6月28日,四川成都的一场国画品鉴会,吸引来了大量游客前来参观,游客中不乏美术专业人士和艺术品收藏者。

    淡雅别致的文人小品,浓墨重彩的山水长卷,极具写意的题画诗词,一幅幅精美的绘画作品吸引了众多观众细细赏读品鉴。这场品鉴会的主人公就是著名艺术家、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国画家左宇龙。

    在欣赏高水平书画作品时,细心的观众会发现,左宇龙的水墨远山中会有座座铁塔、条条银线。在泼墨渲染的远山中,这些细线勾勒的铁塔银线为整个画面注入了一种时代的气息,现代工业文明的成果——电力铁塔,与传统山水画卷完美地呈现在观众面前。能将钢筋铁骨绘入传统中国画,这源于左宇龙的另一个身份,他是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的一名员工,负责协调企业文化和新闻宣传工作。

    爱如电对电力事业饱含深情

    “是蓬勃的电网事业成就了我的绘画。”问起左宇龙钟情绘画的缘由,他这样说。很多人还记得,在2011年6月30日,在国家电网公司档案馆、三峡输变电工程档案馆的开馆仪式上,当左宇龙与贺启洲共同创作的长达18.68米的彩墨国画长卷《电力天路,龙腾九州》展开时,人人为之屏息、为之震撼。这是一幅反映当代藏区电网建设主题的水墨长卷。艺术的创作从来都是艺术家观察生活、提炼生活的产物。左宇龙说,如果没有宏伟壮观的青藏联网电力天路建设工程,没有电网员工用青春和生命日夜奋战在高原,也不会有他的那幅长卷。

    1984年,19岁的左宇龙走出校园,学的是电力专业,毕业后到电力基建单位工作,一干就是8年。电力一线施工者的艰苦和施工环境的艰难在他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记。他拿起了手中的笔,写下了饱含深情的诗行,并发表在《人民日报》《星星诗刊》等主流报纸杂志上。同事都称他为诗人,这也开启了他以艺术形式展示电网建设和电网员工之路。

    之后,他还尝试用散文和报告文学来表现火热的电力建设事业。24岁那年,因在文学创作方面的优秀表现,他有了一个调到重庆市作家协会机关工作的机会,但是他拒绝了。这其中的原因,有对电力事业的热爱,也有对艺术创作本身的考量。左宇龙知道,任何形式的艺术创作,离开了现实生活,离开了对时代的思考,都将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空中楼阁的艺术创作,不是他作品的风格。

    在电力行业工作30年,左宇龙经历了很多人难以想到的大场面,国家电网人抗击雨雪冰冻灾害、汶川地震、抗洪抢险等。最让他刻骨铭心的是国家电网公司在责任面前的义不容辞,在危机时刻的勇敢担当。“我总是希望通过一种合适的方式将这些场景展现出来,让历尽艰险的电网员工走进画面。”这是左宇龙创作电力题材绘画作品的初衷。

    2008年,汶川地震,举国关注。左宇龙当时在成都供电公司担任党委书记,他第一时间站在了抢险救灾的第一线,成立了“水上生命线”临时党支部,从龙泉湖调来17艘冲锋舟用来抢救地震中被困群众。“部队的托驳船5个小时才来回一趟,我们的半个小时就来回一趟,我们在映秀和紫坪铺大坝之间救了5000多人。”那一年,他们的“水上生命线”党支部受到了国务院的表彰。

    当时的情景仿佛历历在目,至今回忆起来左宇龙依然很激动。这样的时刻,没有留下摄影图片,仅有文字记载是远远不够的!左宇龙想到了绘画。可是,只写过诗歌、练过书法的他,靠平时信手临摹涂几笔的水平能创作如此大题材的绘画作品么?不会就学,按他的话说,那就是“临时抱佛脚”。翻书,查资料,练习技法,虽然绘画技巧还不成熟,但是那种不吐不快的创作激情和灵感驱动着他,日夜揣摩,不停练习。终于,一幅造型和墨色均具新意的水墨画诞生了。这幅作品为他获得了2012年国家电网公司十大美术家的称号。

    面对荣誉,左宇龙很淡然,“用艺术形式展示企业形象”是他坚持不懈的探索,几次成功的尝试,已经为他展示企业形象寻找到了一个新途径。

    情浓烈读书临池四十载

    蜀中多才子。得天独厚的地理气候条件养成的青山绿水,滋养了艺术家的灵魂。与重庆电校一墙之隔的四川美术学院,是当代中国绘画艺术人才备出的地方,也是左宇龙艺术启蒙的地方。在那里,他观摩过当代著名油画家罗中立创作《父亲》;在那里,他结识了当代著名画家冯建吴;在那里,也形成了他一生对艺术孜孜以求又平淡从容的态度。耳濡目染,长期在高水平画作中流连,与知名画家沟通交流,提升了他欣赏艺术的眼光。

    工作多年,人情练达,加之近四十载临池不辍,读书日笃,再观历代名家书画,左宇龙有了对待书画的独特见解。2013年9月6日,《国家电网报》书画版的“品墨”栏目中,左宇龙作文《寻找生活的艺术》,文中写道:“纵览现代众多国画作品,鲜见书卷气息和生活气息,变形变异得近乎怪异,把生活的根丢失了。究其原因,是缺乏‘文’这样的厚重底蕴。生活和文化,是创作的根本和基础,更是我们应当遵循的画魂。”这种对当代中国画的批判,是建立在他读书万卷的基础之上的。

    翻开左宇龙书写的《金竹园日课》,数米长的手札上,摘录了古人短文数则,落款时间是“二零一三年除夕竹居士宇龙于锦里之金竹园”。这样的手札是他平时读书练字的产物。积少成多,渐盈箱笼。竹居士是他的号,金竹园是他为自己画室起的名字。这个颇具禅宗意味的号表明了他的心志。竹,是左宇龙的至爱。他欣赏王徽之的爱竹成命,也赞赏东坡居士的“不可居无竹”。作为自然植物,竹子空心、挺直、四季长青等生长特征被中国文人赋予了高雅、纯洁、虚心、有节、刚直等精神文化象征。左宇龙更是以竹作为他艺术之路的象征,因为没有虚怀若谷的心境就不会有平和的心态对待书画艺术,没有挺直高拔的韧劲就不会数十年如一日临池不辍读书练字,没有四季如常的坚持就不会有对新事物持续而恒久的创作激情。

    在电网企业从事企业文化工作,少有闲暇,但左宇龙每天必然会拿出时间读书。即使是加班到深夜回家,临睡前他也会读上几页。以书养心,以画怡情。他读书很杂,主要以书画读物为主。在金竹园书屋的一面庞大的书柜上,经史子集、书帖画谱、藏家传记等满满当当数万册。

    左宇龙常说,他花了30年读书养性,真正画画也只用了3年左右时间。他意识到,一名优秀的国画家只有丰富的生活经历还远远不够,还必须涉猎古典文化,诸如诗词歌赋、古文戏曲、小说游记,甚至现代文学,这些都是奠定一个美术家创作理念的基础,也是境界升华的唯一途径。只有积累大量的文化于头脑之中才可能具备文人的情趣,才可能与传统文人画的思想接轨。

    意高远永远行走在水墨之路上

    “近日反复作花草,温江绿道见画并记之。应朋友之约,近日专程去温江,见江岸河畔绿草丛生,别有一番景象也,各种知名与不知名的花草形成绿荫,归来即就之。”一幅不足一尺见方的金卡上,白底墨色兰草纸条舒展、飘逸韵致,留白处是左宇龙的题跋。这样的题跋显得很随性,也很真实。画者做画的缘由、过程和心境都见诸笔端,也为这株开在纸上的兰草增添了无限风姿。画花草,他就集中读谱数日,再去花草繁盛之地观察,然后回来画落纸端。用它自己的话说,这样一个痛苦的摸索的过程,就像生孩子一样,痛苦但是有希望。

    学习中国画大致有两条路:一种是学院式的,从速写、素描等开始接受形体造型训练,继而用国画工具临摹、写生、学习技法,最后才进入创作阶段;另一种是传统的方法,由画谱入手,通过大量临摹学习传统技法,再“传摹移写”,到生活中去感悟,找到自家语言。当代,已经很少有人采用后一种学法而成名的,因为走这一条路是一个异常艰辛痛苦的过程。1992年,左宇龙就获得过重庆、成都两市“自学成才先进青年”称号;1994年,还获电力部“自学成才先进个人”称号。这个奖项对他来说名副其实。因为,左宇龙学习绘画没有正式拜过一位老师,仅仅在一些名家的零星指点下,临字帖、刻汉印。他的水墨基本技法也都是靠他不断读谱练习,摸索着找枯湿浓淡、间架布局。

    在左宇龙身边聚集了一批画家。花鸟画家郭汝愚、人物画家曹辉、吴浩等都是他的好朋友。左宇龙也曾多次邀请刘文西、杜滋龄、潘鸿海、何水法等书画家入蜀写生,观摩他们作画。

    “水墨画重在趣味,墨色为第一,而形次之,画神才是精髓也。今日试墨画此花鸟,寻找水墨画之本真也。”这句近似古代画论的语句,就是他在反复实践的基础上思考出来的。在一幅名为《道子写书图》的小品上,有一句“近日在画人物上得曹辉先生启发而又有新收获也。”那种得一绘画技法如获至宝的欣喜跃然纸上。

    当然,中国画的精髓远非熟稔技法就能得其精神的。山水人物花鸟小品是左宇龙绘画技法和日常情调的体现,这是他的作品的一类。最能代表他绘画艺术成果的还是电力题材的鸿章巨制。从《抗震救灾水上生命线》到《电力天路》,再到近作《沸腾的高原》《连心桥》,电力题材是他一直坚持并引以为傲的绘画题材。

    艺术的学习是不断地模仿前人,所谓站在前人的肩膀上,集众家之长,转益多师,但是要创作出传世作品,非得有自己的思想境界和思考。纵观现当代价值不菲的绘画作品,都有一个共同的特质,那就是反映时代的强音,反映人们对一个时代的解读。在《国家电网报》国庆特刊书画版发表的《沸腾的高原》是左宇龙今年的新作,他取意黄胄的《欢腾的草原》,但他加入了自己的想法。他将欢快地骑在马上的藏族人物缩小比例,点缀放牧牦牛的藏族女孩,辅之以墨色的山峰和红色的远山,山尖有远近得宜的铁塔,那是画面的点题之眼——电力天路工程为雪域高原带来的欢乐和希望。这幅墨彩淋漓、取意高远的作品一经刊登,就受到了《国家电网报》读者的喜爱。

    9月28日,痴迷水墨丹青的左宇龙专门来北京观看了《丹青中国梦——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五周年美术作品展》,那一幅幅当代传世之作所表达的家国之思让深深震撼了他,也更加坚定了他的水墨朝圣之路。

    左宇龙的书画作品曾多次参加各类展览并获奖,也先后被日本、法国等外国友人收藏,还被成都市外事办作为中方礼物赠送给外国友人。左宇龙说:“水墨是我的一个梦想,我永远在路上。”左宇龙心中的圣洁所在,应该是洞悉历代传世绘画作品的奥秘,用他那支神来之笔,绘出国家电网公司站在世界电力技术之巅,让电力能源惠及当代的时代之音吧。

    (本版书画图片由左宇龙提供)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