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力企业管理》:四川电网的绿色视野

发布日期: 2015-06-12

 《中国电力企业管理》:四川电网的绿色视野

  编者按

  四川,地处中国西南腹地,资源丰富,有“天府之国”之美誉,同时也是经济接力与电力接力的最佳结合部,区位优势明显。如今,四川已成为全国第一大水电基地,水电装机容量稳居全国之首。为实现将四川建成全国清洁能源基地的宏伟目标,近年来,各级政府、发电企业、电网企业一直在不懈努力,但弃水等问题依然突出。在我国能源转型的大背景下,建设好西南电网,开发好四川水电,对于进一步优化我国能源电力布局,形成西电东送、北电南供、水火风光互济的格局,促进我国清洁能源大规模开发等,都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四川电网的绿色视野

——专访国家电网公司副总经济师兼西南分部主任、党组书记,四川省电力公司总经理王抒祥

 

《中国电力企业管理》记者 庆蕾        通讯员向莉莉

  记者:近年来,四川电网发展全面提速,积极适应经济社会发展、水电和新能源开发等需要,请介绍一下四川电网和电力外送通道的发展概况。

  王抒祥:在国家和四川省政府相关部门、国家电网公司的大力关心支持下,“十二五”以来,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以下简称公司)通过科学规划、加大投入、加快建设,大力建设坚强四川电网。2011~2014年累计完成电网投资1116亿元,2014年底建成110千伏及以上变电容量1.9亿千伏安、线路长度6.3万千米,形成了500千伏主网架覆盖全省、多层级电网协调发展的电网格局,有力保障了四川省经济社会发展用电需求。同时,我们还不断加快推进藏区及无电地区的电网建设,2011~2014年完成藏区电网建设投资约250亿元,新甘石工程实现甘孜北部电网新跨越,川藏联网工程创造藏区高海拔电力建设奇迹,实现了四川藏区全部县域电网与主网的互联互通;完成无电地区电力建设投资约64.7亿元,实现15.1万户、66.85万无电人口通电,为民族团结和民生改善作出了应有贡献。

  为促进四川省清洁能源资源开发利用,公司着力构建水电送出通道。一方面,为适应省内水电开发重心西移的新形势,四川电网建成了省内色尔古—茂县—谭家湾、九龙—石棉—雅安等八大500千伏水电集中送出通道,汇集水电装机容量超过3000万千瓦,丰水期将大量水电汇集送至负荷中心;另一方面,为落实国家西电东送能源战略部署,实现四川清洁水电在全国更大范围内优化配置,还积极推进跨省特高压外送通道建设,先后建成了±800千伏向家坝—上海、锦屏—苏南、溪洛渡—浙西3回特高压直流,与±500千伏德阳—宝鸡直流、四川—重庆的4回500千伏交流线路,共同形成了四川电网跨省外送的“四交四直”联网格局,外送能力得到进一步提升。2012年、2013年外送电量分别达到342亿千瓦时、690亿千瓦时,同比实现翻番增长,2014年外送电量再创新高,达到1117亿千瓦时,较2010年增长4.6倍,极大适应了水电大规模集中投产送出的需要。

  记者:四川省是国家“西电东送”的重要水电基地。根据四川省统计局2015年2月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4年,随着川云水电及雅砻江水电等大型水电站的建成投产,四川水电产量增幅持续走高,全年水力发电2341.3亿千瓦时,增长26.4%。面对如此快速的水电增长速度,四川电网都采取了哪些具体措施来消纳水电?还存在哪些困难?

  王抒祥:水电是四川省的优势资源和支柱产业,大力开发水电是促进四川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的重要途径。为适应四川“大力发展水电”战略,公司不断加大电网投入,加快相关工程建设,为四川省水电资源大规模集中开发提供了坚强基础保障。具体主要通过以下几方面来消纳水电。

  一是大力构建水电送出通道和川电外送通道,促进四川水电大规模集中开发和有效送出。面对四川大规模的水电开发,水电的输送和消纳必须依靠坚强的电网。有关电力外送通道建设情况,刚才在前面已经介绍了。

  二是提高运行管理水平,最大限度消纳四川水电。充分利用平水期外送通道空间,提高四川水电消纳水平。汛前主动调整电网运行方式,启动外送并降低水库水位运行,降低了后续弃水压力。2014年5月底,水库蓄能值6.4亿千瓦时,同比少蓄7.5亿千瓦时;10月中下旬,利用溪洛渡、向家坝、锦屏等电厂发电能力降低以及外送通道富余的时机,加大川电外送力度。据统计,平水期共减少弃水20.1亿千瓦时。

  三是积极支持省政府及相关部门出台政策,增加省内水电消纳空间。在四川省经信委的指导下,2014年公司通过创新开展自备电厂停发消纳富余水电替代交易,增加了水电发电量,减少弃水约22亿千瓦时;通过组织实施“水火替代”发电,既缓解了火电经营困难,又减少了水电弃水。同时,还全力推进直购电交易,安排直购电交易75亿千瓦时,对稳定省内用电市场起到了积极作用。

  虽然我们做了一定努力,但客观地讲,当前水电消纳仍然存在困难,主要体现在:一是省内用电平稳增长成为新常态,电力供大于求矛盾突显。目前四川电力需求已进入平稳增长的新常态,而水电等清洁能源加快发展、集中投产,相对于供应能力的快速增长,省内市场容量有限,丰水期电力严重过剩将成为当前和今后长期面临的主要问题。

  二是特高压通道无法按期建成,清洁能源外送问题亟待解决。由于已获得路条且做完前期的雅安—武汉特高压交流工程一直未获得国家核准,四川外送通道能力不能满足大规模水电集中投产外送的需要,水电弃水严重。在现有直流通道全部满送(包括德宝直流满送300万千瓦)的情况下,2017年还有约1100万千瓦的电力外送需求,2020年将超过1400万千瓦。我认为,远近结合、统筹兼顾地推动外送通道建设、解决水电外送消纳的问题,已经刻不容缓。

  三是川西输电走廊稀缺,严重制约清洁能源的大规模送出。随着水电资源开发重心西移,后期拟开发水电等清洁能源多处于川西偏远地区,沿途地势险峻,气候恶劣,交通困难,需避让众多自然保护区和风景名胜区,走廊资源十分稀缺,无法提供更多的送出输电通道。

  四是电网“强直弱交”特征明显,安全稳定运行风险高。目前四川电网交直流外送容量比例约1∶6,电网安全运行高度依赖于安控系统正确动作,任一直流双极闭锁时安控拒动,大量功率转移至500千伏交流主网和川渝通道,将引起全网潮流、电压剧烈振荡等一系列问题,电网面临较大的安全稳定风险。

  五是在新的外送通道建成前,新能源大规模开发,将加剧其与水、火电的矛盾。公司对新能源发展非常重视、积极服务、给予支持,但在现阶段省内需求有限、外送通道不足的情况下,新能源大规模开发必将挤占水、火电发电空间,带来市场消纳的新问题。

  六是省外受电市场缺乏消纳四川水电的长效机制。四川省内富余水电销往省外无法通过长期送电协议保障。近期由于受端省市用电形势普遍宽松,且需要维护当地发电企业稳定,接纳川电意愿普遍不强。另外,四川富余水电大部分集中在低谷时段,与受端省市用电需求缺口大部分集中在峰、平段有较大差别。

  记者:针对目前四川水电消纳的问题和现状,下一步有何积极应对的策略?

  王抒祥:解决四川水电弃水问题、促进我省清洁能源开发消纳,主要对策是开拓省内和省外两个市场。一方面,加大跨省跨区输电通道及省内水电送出工程建设,把富余水电送出去;另一方面,加大就地消纳转化力度,把富余水电落下来。

  对于拓展省内消纳市场,一是应积极开展水火电置换,积极配合省经信委等相关部门,加大置换规模,完善现行水火发电权交易制度。二是加强自备电厂发电管理,实施燃煤自备电厂停发交易,实现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多赢。三是积极实施“电能替代”,大力支持电动汽车产业发展、推广冰蓄冷空调的应用、推进电锅炉等煤改电工程,努力开拓电力增量市场。

  在目前宏观经济趋缓的大形势下,省内市场挖潜仅能缓解水电丰水期的消纳矛盾,四川作为“十二五”、“十三五”时期全国优先重点开发打造的水电基地,解决水电消纳问题重点需要实现在全国范围内优化配置。目前最为紧要的是提高四川电网外送能力。国网公司深挖现有通道能力,抓紧实施宝鸡电网改造,2015年丰水期将德宝直流送西北能力由150万千瓦提高至300万千瓦,能够减少约50亿千瓦时弃水电量,但仍有大量弃水亟待解决。为了尽快彻底解决四川水电外送问题,国网公司已启动1000千伏雅安—重庆特高压交流和±800千伏雅中—衡阳特高压直流工程(“两雅工程”)前期工作。此外,国网公司提出西南特高压电网构想,通过特高压交流形成骨干网架、特高压直流远距离输电,彻底解决四川清洁能源汇集和外送问题。

  记者:西南电网的构建对西部清洁发展有何重要意义?

  王抒祥:西部地区能源资源丰富,是国家“十二五”规划纲要确定的五大综合能源基地的主要分布区域,其中四川省水力资源技术可开发量约1.2亿千瓦,川西高原风电、光电资源规模合计超过4000万千瓦;西藏自治区水力资源技术可开发量约1.4亿千瓦,是重要的水电后备基地,太阳能资源储量居全国首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煤炭预测储量2.19万亿吨、居全国首位,水力资源技术可开发量约1656万千瓦,九大风区可开发风电总装机容量达8000万千瓦,太阳能资源十分丰富,仅次于青藏高原。

  近年来,四川省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三大流域及各中小流域呈现全流域开发局面,2014年底水电装机容量约6300万千瓦,居全国第一。按照四川省委十届三次全会确定的“坚持水电为主”的能源开发方针和把四川建设成为国家重要的优质清洁能源基地的目标要求,四川省水电将会继续保持大规模集中建成态势,风电和光伏发电将迎来一轮快速发展,四川省将成为水、风、光一体化清洁能源基地。为加快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同时满足中东部地区的能源供应需求,改善能源供应结构,藏电和疆电开发步伐已不断加快。四川承接疆电的区位优势明显,更是未来藏电外送必经之地。随着“一路一带”战略的实施,四川或者西南地区正是中线和南线的交会处,该地区的清洁能源产业必将迎来更大的发展机遇。

  从我国中长期全国和区域电力需求和供应分析可以看出,我国中长期仍存在大容量、远距离输电的需求,西电东送的规模2030年可能达到4.5~5.5亿千瓦,2050年可能达到7~8亿千瓦。2014年11月,国务院办公厅下发了《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提出要大力发展远距离大容量输电技术,扩大西电东送规模。

  从全国能源优化配置的角度出发,国家电网公司研究提出了建设覆盖川、藏、渝电网的西南特高压电网的规划方案,根据四川在西电东送中的枢纽位置,基于特高压交流形成骨干网架、特高压直流远距离输电思路,通过“强交强直”合理搭配,适应国家大规模西电东送能源战略需要;通过引入藏电、疆电解决川渝负荷中心枯期供电缺口问题,并为远期西电东送提供持续稳定的接续电力。加快西南电网建设,将构建以四川电网为枢纽的跨省区、互联互通的电力资源优化配置大平台,将打造更为坚强有力的西电东送送端,对于实现更多清洁能源大范围优化配置,缓解我国中东部地区雾霾等严重污染问题具有重要意义,将持续深化能源发展方式转变。

  记者:要想共同解决好西南水电弃水问题,您有何好的建议?

  王抒祥:当前,解决我省水电弃水已是问题重大、时间紧迫,必须当机立断、尽快落实。要凝心聚力,共同呼吁“雅渝+雅中”特高压外送通道尽快确定、加快实施。雅安—内江—重庆特高压交流充分利用之前雅武工程前期工作取得的各项成果,可以尽快建成、发挥作用,全面解决雅安附近水电的外送问题;雅中特高压直流可以远近结合,统筹解决川西南片区富余电力的外送。建议政府部门、相关单位和企业,共同向国家主管部门大力呼吁,全力推进“雅渝+雅中”特高压工程的核准和建设,尽快疏导四川清洁能源外送矛盾,解决四川清洁能源发展的瓶颈。

  要放眼长远,加快西南特高压同步电网建设,全力构建资源配置大平台。清洁能源外送已成为四川能源电力发展的常态问题,必须前瞻思考、超前谋划。国家电网公司提出西南特高压同步电网构想,通过特高压交流形成骨干网架、特高压直流远距离输电,彻底解决四川清洁能源的汇集和外送问题。建议政府部门将西南电网方案纳入四川“十三五”电力发展规划,请相关单位、企业积极支持西南电网的构建。

  要协调发展,加强电网电源统筹规划,优化电源项目健康有序开发。在打造四川清洁能源基地过程中,需要重视水电开发的优化布局,风、光等新能源开发的健康有序,以及电源与电网的协调发展问题。建议政府相关部门加强电源电网的统筹规划,充分考虑市场消纳能力及外送通道建设情况,合理安排各类电源的开发时序及规模,并结合经济发展形势滚动修编;同时根据年度市场消纳、电网建设等具体情况,制定电源年度实施计划,以促进四川省水、风、光、火电与电网的健康有序发展。

  要开拓市场,对内多措并举挖掘省内市场潜力,对外促进形成受端省市消纳四川清洁能源的补偿政策和价格机制。为解决当前清洁能源的消纳问题,除开拓省内市场和大力加强川电外送输电通道建设外,还需完善相应的市场消纳机制。建议政府相关部门积极呼吁国家层面建立促进受端市场消纳四川清洁能源的补偿政策和价格机制,适度对受端电网建设、火电调峰等进行合理补偿。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