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电网报》:乌蒙磅礴

发布日期: 2016-04-22

 

《国家电网报》:乌蒙磅礴

  在山的家族中,乌蒙山属于隐姓埋名者之列。后来,一个伟人的一句“乌蒙磅礴走泥丸”,使其名声大振。这之后,一条±800千伏宾金输电线路穿越乌蒙山,一年半送出612亿千瓦时清洁能源,又为乌蒙山增添了不少光彩。

  宾金线手挽手肩并肩地穿越乌蒙山,让周围的众山都矮了下去,不敢抬头看过来。可乌蒙山却很谨慎,像一个十分幼稚的孩子,常常躲在云里雾里,不想见人。

  走线宾金线,放眼乌蒙山,看清了其真面目。那里是一座山,仿佛是一万匹奔腾的野马,突然静止了冲动,树起剽悍和粗犷。是骤然凝固了的野性狂飚,至今仍觉有雷霆滚动。乌蒙山的情绪大起大落,时而被风暴袭击闪电抽打,时而被太阳晒得很黑。当你未被触摸过的原初,一种很难表述清楚的感觉。

  有时,乌蒙山也会使性,逼得这些线路运检人再也没有前进的路,用手抓住一把荆棘也会觉得十分亲近。世界上没有别的地方会像乌蒙山这样和谐,巡检人和大自然会如此亲近,如此密切地合二为一。在大山里巡检,就会觉得自己就是一棵小草,背靠着大山成长;或许就像悬崖上那株高山松,以坚韧的根系牢牢地抓住每一次机遇和挑战。

  有时,乌蒙山也会提醒那个进山巡检的汉子:上山的路实在太陡峭了,小心,把脚踩稳。

  乌蒙山的路十分难走,山峦在脚下摇摇晃晃。走饿了,就用柴草烧些洋芋充饥;乏了,就和大山上的石头一起困觉。山里的春冬都很冷,火塘里冒烟的柴疙瘩把乌蒙山熏得直流眼泪。高兴了吹几段唢呐,累了喝上几口苞谷酒,一边咂着,一边想些巡检路上常想的事情。

  乌蒙山很超脱,没有噪音的干扰,十分奢侈地呼吸着清新的松风。乌蒙山人也很超脱喜欢穿草鞋的走路,因此,乌蒙山的草鞋很有名。蔡锷穿着乌蒙山的草鞋指挥北上讨袁;中国工农红军穿着草鞋,在乌蒙山下走出了四渡赤水的经典之战;艾芜穿着乌蒙山的草鞋四处奔走,走出了《人生哲学的一课》,还传遍了中国和世界。

  巡线的汉子爱上了《人生哲学的一课》,反复品味,喜欢沉思,善于交流,有了闲暇便在月光下用歌谣与黄昏对话。征战和占有一条1653公里的特高压直流输电线路,使线路运检人心满意足,而后十分惬意地背靠着岩壁坐了下来,将轻松和自如交给一堆燃烧的篝火,把一天的热情灌在水壶里,闷烂了满天星光,枕住了他们十分平稳的安全梦。

  乌蒙山是一个情感的泥潭,踩进去就拔不出脚来。到了乌蒙山,有家不想回。

  面对乌蒙山的群山,顿时会生发了许多新鲜的灵感,很想用岩石重新堆垒起属于巡线人的故事,和大凉山、拖乌山、二郎山、巴山站在一起,真正感到巡线人走出的人生高度。

  看见太阳每天从这里升起又落下,落下又升起,火红火红的,将大山里的日子夯得既实在又热烈。风把云驮来,云把雨驮来,万物生长繁衍得十分茂盛。只有在这大山里,才能感悟生命的博大和永恒。春天和秋天持续着开花和结果的事业,生生灭灭的野草提倡一种神圣的哲学。一种真知,一种自然,自然得连十分崇尚自然的老子也没有骑着青牛踏过这片土地。那些走起路来就虎虎生风的巡线汉子,那气度是颇有点“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咕嘟咕嘟地将几瓶山泉水灌下肚去,顿时冲淡了这西部的荒凉,只是那句歌谣卡在喉咙里老咽不下去,便坐在岩石上反复咀嚼巡线人生,心中暗恋满山遍野的红杜鹃。

  “哎嗨哦呵……嗨哟……”又是一个清晨,又是一串串号子声在山间响起,连接起那一个个关于乌蒙磅礴的传说。山路上,洒满了巡检人深深浅浅的脚印,承载着国家电网线路巡检人的足音和执着。

    (作者单位:四川电力检修公司)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