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电网报》:和美家庭

发布日期: 2016-11-18

 

title

  自我对“家庭”一词有概念以来,我一直感受着两个家庭的“和美”。

  举案齐眉相敬如宾

  当我还小的时候,父母便已远赴他乡工作,我和弟弟跟着外婆一起生活,每到寒暑假,便去大姨和姨父家度假。

  大姨今年61岁,20岁从师专毕业以后成了一名乡村教师,婚后为了照顾家庭,结束了两地分居的生活去到南充,和姨父一起在嘉陵江边开起了采砂场,再后来政策变化,大姨便闲赋在家,当起了全职主妇,照顾姨父和表哥的日常生活。

  在我和弟弟在他家的众多日子里,印象最深的莫过于夏天晚饭后的江边散步。有一次,姨父的鞋带散了,当姨父站定身时,大姨已很自然地蹲下身去为姨父系好鞋带,看到这里相信你也会像我当时一样惊讶“大姨的家庭地位如此低!”后来才知道姨父常年和机械设备打交道,反复俯首绘图、修改、调试早已让他腰疼缠身,大姨是心疼姨父不想让他忍痛蹲下去。

  较之于大姨对姨父的心疼,姨父对大姨的心疼有增无减。

  那会我们吃完晚饭,姨父都会准备一些零食、水果给表哥和我们俩姐弟。嘴馋的表哥总会迫不及待地想大快朵颐,这时候,姨父都会打他的小手说:“不许动,你妈还在洗碗,等你妈吃了你再吃。”

  生活中的琐碎让我看到了大姨和姨父间的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前些年姨父患癌故去,每每和大姨翻看以前的照片,大姨都会骄傲地指着照片说:“这件衣服也是你大姨父给我做的,他啥都会!”或者说,“你大姨父是个好人,这辈子跟了他我很知足了,现在儿子媳妇孝顺,孙女又乖,我不得想其它的了。”偶尔她也会跟我说:“昨天晚上我梦见你大姨父了,有的时候真的很恨他,这么早就留下我一个人。”从她的骄傲和埋怨中我似乎又看见了他们手牵手漫步江边的身影。

  孝亲爱老其乐融融

  外婆刚过完91岁生日,精神矍铄。我是由外婆抚养长大的,自然和她的感情特别深。前些年外婆的四个女儿商量后,将外婆交由我爸妈照顾,另外三个女儿经常前来看望。

  有一句话叫“老还小”,外婆将其诠释得淋漓尽致。有一次,外婆陪父母出摊,外婆竟开口管学生要烤面筋吃,弄得所有人好生尴尬。母亲说:“你想吃什么东西,就跟我说,不能管外人要。”外婆则不以为然地说:“要得,我只是看他们吃得香,我就尝一下。”从那以后的一段时间内我们经常会接到母亲“待会回来的时候,给你外婆烤个面筋回来,不要辣椒”的电话。类似让人哭笑不得的情况时有发生,比如看见父亲喝酒,她就到楼下小卖部买一瓶啤酒坐在小卖部外的椅子上慢慢喝,直到家人路过制止。再比如,玩坏小外甥的玩具后耍赖不承认。对这个“老小孩”全家真是又爱又恨。

  外婆的指甲很硬,我们姐弟仨从小就给她剪,后来姐夫也加入了这个队伍,再后来,我们因为工作的关系离家远了,回家的次数也少了。这个重任便落在了爸妈身上,直到外婆“嫌弃”他们剪得不好,要自己去修脚店剪。“走失风波”便发生在修脚回家的路上。晚八时许外婆还没到家,爸妈急疯了,召集了所有熟人沿街搜寻,直到邻居打电话来告知警察叔叔已将外婆安全送回,全家人才松了一口气。自那之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外婆总是郁郁寡欢,有时还默默流泪,我们都以为她是受了惊吓,纷纷前去安慰。直到有一天她才在饭桌上说:“好丢人咯,其他老头老太太要笑话我,警察是抓坏人的,我还让警察用警车把我送回来。”经过我们好一番劝说,告诉她警察不仅抓坏人,还要帮助好人后,她才心情明朗起来,恢复到了之前的容光焕发。

  外婆的童心未泯给我们家带来了很多欢笑,四世同堂的日子也其乐融融。

  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也将组建各自的小家,也将面临磕磕绊绊,但我坚信家就是遮风避雨的港湾,温馨、安宁、和谐、美好。(任艳琼)

  (本文获全国第四届“书香三八”读书征文一等奖。作者系四川广安供电公司员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