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电网报》:电能替代助力攀枝花绿色发展“百里钢城”变身“阳光花城”

发布日期: 2017-03-30

 

title

  十几年前,四川攀枝花还戴着“全国10大污染城市”的帽子;而2015年和2016年,攀枝花连续两年空气质量优良率超过90%,位居全省前列。攀枝花供电公司在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的指导下,创新体制机制,争取地方政府支持, 因地制宜,分步实施电能替代,全力助推“阳光花城”建设。

  “年龄大了,我想找个环境好的地方养老。”余鸿泉老人是北京人,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来到四川省攀枝花市度假,没想到的是,这里优美的环境、充沛的阳光,让老人一住下就不想走了,“攀枝花没有雾霾,在这里定居再合适不过了。”

  去年冬天以来,多地雾霾加剧且频发。而攀枝花市连续两年空气质量优良率超过90%。昔日煤灰遍地,如今绿草如茵,从“百里钢城”到“阳光花城、康养胜地”,攀枝花供电公司推进电能替代和清洁能源消纳功不可没。2016年,攀枝花供电公司完成电能替代电量19.44亿千瓦时,减少147多万吨燃煤消耗,减少排放二氧化硫4027吨、氮氧化物3831吨、烟尘301吨。

  燃煤自备电厂成空气“杀手”

  攀枝花市是上世纪60年代中期我国西部大三线建设中崛起的新兴工业城市。“先有厂,再有城。”这里的厂,指的是攀枝花钢铁厂,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攀钢。特定的历史时期,攀钢奠定了西部钢铁工业的基础,也为攀枝花工业城市建设立下汗马功劳。但与此同时,工业化进程中的攀钢也给当地带来了巨大的污染。

  攀枝花市作为典型的工业城市,工业对GDP贡献率超过70%。2004年,原国家环保总局通报了全国十大空气污染城市,攀枝花市榜上有名。攀枝花市环保部门的数据显示,攀枝花市的空气污染,攀钢“贡献”了60%。攀钢发电厂是攀钢旗下的自备用火电厂,拥有3台10万千瓦的火电机组,给大气造成严重污染。

  “那时的攀枝花,天是灰色的。攀钢的大烟囱冒着股股黄烟,还有刺鼻的味道。戴着口罩走回家,鼻孔都是黑的。我最大的愿望就是退休后马上离开。”居住在攀钢厂区的王义红对当时的空气污染心有余悸。

  “空气质量,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热点和民生重点。要让攀枝花空气持续好转,必须少用燃煤,大力推广电能替代项目,减少污染物排放,营造宜居环境。”攀枝花供电公司营销部负责人李富智说,电能替代的主要方式是“以电代煤”“以电代油”,西南地区还强调“以水代火”。“以电代煤”,主要是在工业生产及供热中提升电气化程度,减少燃煤使用及污染排放;“以电代油”,主要是在交通运输领域中推广电气化,减少石油能源燃料使用及污染排放;“以水代火”,就是用清洁的水电替代火电,大量减少火电产生的有害气体。

  凝聚共识实施自备替代

  既要金山银山,更要绿水青山。让人们在这座城市摘掉口罩自在呼吸,成为攀枝花地方党委政府与老百姓的共同期盼。2005年起,攀枝花市政府着手开展创建环境保护模范城市的工作,提出“抓发展必须抓环保,抓环保就是抓发展”。为了配合攀枝花市大气污染治理和城市转型,攀枝花供电公司实施电能替代,推动清洁水电替代燃煤自备电厂改造项目。

  “推进电能替代项目需要具备多种条件,要集聚各方力量,才能持续推进,良性发展。”攀枝花供电公司副总经理王培云说。推广电能替代面临着许多亟待破解的现实问题。电能替代对于攀枝花是个新的尝试,相关企业也颇有顾虑;攀钢所在的西区是攀枝花电网相对薄弱的地方,电网安全可靠性低,攀钢电厂关停后,220千伏施家坪变电站无法满足供电需求;攀钢电厂的3台发电机组当时依靠9回110千伏线路送出,送出线路多,网络结构复杂,计量点多,对电网稳定运行及管理造成诸多不便,改造过程会影响到攀钢的正常生产。

  2014年5月上旬,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向四川省经信委、四川省发改委、四川能源监管办和四川省能源局专题汇报了自备电厂停发消纳富余水电的方案,并得到充分肯定。5月中旬,四川省政府印发《关于开展企业停发自备电厂消纳富余水电替代交易工作的通知》,对具体工作做出明确安排。

  借此契机,攀枝花供电公司从运检、发展、调控、营销、建设等专业部门抽调专业骨干组成项目组,积极与政府部门沟通,争取政策支持;实行专人负责制,定期上门走访,共同参与项目跟踪,协助攀钢做好生产计划安排,尽可能减少改造对生产经营的影响;积极向省公司汇报,及时调整电网规划,加快新建220千伏西佛寺变电站,保障电能供应;完成涉及火电机组关停的电网改造方案,落实促进机组关停的激励政策;做好与调控中心、交易中心的工作协同,提高工作效率,加快自备电厂工作推进进程,为攀钢量身定制了“以电代煤”的电能替代项目方案。

  2015年6月17日凌晨4时4分,220千伏西佛寺变电站正式投运,比预计时间提前13天。这座变电站成为此后攀钢集团的核心电源点,有效解决了攀钢集团小火电关停后的用电需求,并完全满足西区金沙江北岸地区负荷需要。同年7月1日9时,攀钢关停最后一台10万千瓦火电机组,3台共30万千瓦装机的火电机组全部关停。通过利用富余水电开展市场交易,攀钢到户电价每千瓦时0.38元左右,比原火电发电成本还低。

  2016年,攀钢实施自备替代电量19.44亿千瓦时,成为攀枝花供电公司电量增长的一个亮点。电能替代减少65.15万吨标煤消耗,减少168.48万吨污染物的排放,有效降低了大气污染,促进了当地环境的改善。

  拓展领域推广能源消费新模式

  3月22日,阳光明媚,桃红柳绿,春天的攀枝花市俨然是一片花的海洋。11时,仁和区幼儿园操场上回荡着孩子们的欢笑声。我们跟着后勤负责人赫荣焱走进校园厨房,食堂的范师傅正在干净整洁的操作间里忙活着。“攀枝花天气燥热,过去闷在厨房用大煤炉蒸饭烧菜实在不好受,如今用上了全自动电动蒸饭锅,摁一下开关就可以烹饪,省劲又省时!”在原来堆煤的灶膛前,早已没有了煤块的痕迹。范师傅说,以前他还要负责拿铲子把煤块铲进灶膛,十分辛苦,还弄得满是煤灰。如今,校园里曾经那座高耸半空、浓烟滚滚的大烟囱,再无踪影。

  仁和区幼儿园现有师生200余名,过去,食堂是烧煤做饭,几年前,幼儿园投入资金,对厨房实施电气化改造。赫荣焱算了一笔账,2014年1月至2017年3月,幼儿园月平均用电量2366千瓦时,月平均电费1293元,主要供学校食堂、教学楼使用。原先,烧煤做饭时,仅仅买煤一项的费用,在煤市场紧俏时(每吨800元),每月需花费几千元。用电以后,幼儿园做饭燃料的开支成本明显降低了。

  “客户满意就是对我最大的鼓励。”羊静是攀枝花供电公司电能替代项目潜力普查人,两个月来几乎天天在外奔波。羊静说,她和同事们负责深入学校、厂房、商户收集潜在项目,细心了解客户的供电电源具体配置及用电需求情况,并定期召开会议,向单位提供准确数据。

  燃油汽车排放也是我国大气污染的重要来源。去年年底,在市政府、公交公司及供电企业的共同推动下,攀枝花市引入电动公交车2台,每台月均用电量4000千瓦时,年用电量4.8万千瓦时,运营成本仅为汽油公交车的三分之一,高效节能。公交公司负责人表示,将逐步引进电动公交车替代汽油公交车,最终达到全覆盖。

  据李富智介绍,为推广电能替代能源消费新模式,攀枝花供电公司积极开拓增量市场,安排专人进行轨道交通、机场桥载APU替代、冶金电炉、农业辅助生产、电蓄冷空调等13个项目电能替代潜力市场的挖掘和跟踪,为客户提供一系列增值服务,并完善电能替代内部协同机制,主动与各级政府部门联系,形成电能替代工作合力。同时,该公司继续开展“电网连万家,共享电气化”活动,采用厂商让利、赠送电费红包等方式促销,让电能替代深入千家万户。

  (文:方昱 摄影:方昱 杨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