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彝族老家”凉山喜德县“阿吼拉达”的巨变

发布日期: 2018-02-11

 

title

  新华社成都2月7日电题:明天,你好!——“彝族老家”凉山喜德县“阿吼拉达”的巨变

  新华社记者肖林、陈地

  王小兵是国家电网四川公司派驻阿吼村的第一书记,刚来扶贫时他问遍村中老人,除了知道“拉达”就是“山沟”,没人清楚“阿吼拉达”的具体含义。在“彝族老家”凉山彝族自治州喜德县,“阿吼拉达”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山村。  

title

  国家电网四川公司派驻阿吼村的第一书记王小兵在介绍政府出资修建的易地扶贫搬迁房(1月30日摄)。新华社记者肖林摄

  住在海拔3000米的山上,进出要攀岩过涧,下山走一天,上山再走一天。因为没有路,所以祖祖辈辈没人养马,养猪、养鸡很难卖成钱,家家户户只知道靠土豆、荞麦糊口。

  年近八旬的阿说牛牛没想到“王书记”找来的农业公司,能让种土豆的地上长出值钱的羌活、百合,即使没法在村里的合作社打工,她流转一小块地也有3000多元的租金。为了让村民下决心发展绵羊等高山畜牧业,村里先开展的阉鸡“养殖竞赛”不仅承诺包销,养得多的还有额外奖励,结果养鸡户平均一家增收1000多元。  

title

  贫困户曲木产哈莫老人站在原先居住的土坯房前(2017年11月14日摄)。新华社记者肖林摄  

title

  搬进新居的曲木产哈莫老人(右)没想到这辈子能过上这样的好日子,坐在新房前喜极而泣(1月30日摄)。新华社记者肖林摄

  真金白银的成效是最好的“扶志、扶智”方式,让“土豆填肚子、养鸡换盐巴”的阿吼村村民,第一次有了自己的“产业”,贫困户人均年收入从2015年的1500元增长到2017年的5500元。  

title

  阿吼村新貌(1月30日摄)。新华社记者肖林摄

  如今,阿吼村通了水泥路,村民们添置了50多辆摩托车。政府出资修建的73栋易地扶贫搬迁房,在平整后的乱石滩上拔地而起,家家户户通了电,用上了自来水,2017年实现整村脱贫。这两年,20多位姑娘嫁进了这个小山村。  

title

  吉觉阿牛木(左)搬进新居,与第一书记王小兵(右)交流(1月30日摄)。新华社记者肖林摄

  海来略哈莫去年底娶了儿媳,又搬进其中一栋100平方米的新居。搬家时,她没按老习俗杀猪宰羊宴请亲朋,只用电饭煲煮了一锅稀饭以示“新居开伙,和和美美”。“全村都提倡‘移风易俗’,家里和亲戚都省了一笔开销。”海来略哈莫说,以前就是裹着“擦尔瓦”(批毡),睡在用草铺的地上,遇到“大事”,背债也不能丢了面子。以前村里有些人实在凑不到钱,就只能打一辈子光棍。  

title

  回乡开小卖铺的巴久古格在整理商品(1月30日摄)。新华社记者肖林摄

  “猴子靠树林,彝人靠家支”,彝族地区注重血缘,崇尚礼节,但往往导致婚丧嫁娶铺张浪费,举债致贫。王小兵说,过去老人去世借钱都要杀几十头牛,“吃不完才有面子”。娶亲聘礼多的要花几十万元,办完婚礼就得过苦日子。  

title

  阿吼村幼教点辅导员博立木呷(右)在给孩子们上课(2017年10月12日摄)。新华社记者肖林摄

  65岁的博立木呷,曾经是村里“最有文化”的人,他认为最大的变化是新修的“一村一幼”,因为“摆脱贫困最终还是要靠知识”。念过初中、当了40多年代课老师的他,现在是幼教点的辅导员,亲眼看着32名3至7岁的“泥娃娃”,学会了讲卫生、懂礼貌。最关键的是学会了普通话,上小学后能“听得懂,跟得上”。  

title

  博立阿长日(右)在外念初中的儿子,回家看到不断发生的扶贫变化,在房门上写下“明天,你好!”(2017年10月12日摄)。新华社记者肖林摄

  19岁的博立史布现在外地念初三,他在老屋房门上写下“明天,你好!”几个大字。“我相信明天是美好的。”博立史布说,“精准扶贫实施后,每次放假回家都看到变化。有国家的帮助,再加上我们自己努力,我相信明天一定会更美好!”

  “洗脸,洗手,洗脚,洗澡,洗衣服”“不坐地上坐板凳,不睡地上睡床铺,不用锅庄用灶台”,从奴隶制社会“一步跨千年”的阿吼村,点点滴滴的细微变化,正在汇聚成凉山彝区脱贫奔小康的社会巨变。  

title

  阿吼村在开展厨艺培训(2017年10月12日摄)。新华社记者肖林摄

  凉山州9000多名帮扶干部和2400多名第一书记扎根在扶贫一线,2017年全州近14万人脱贫,脱贫群众不仅实现“两不愁,三保障”,而且过上“住上好房子,过上好日子,养成好习惯,形成好风气”的四好新生活。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