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军之旗 “天路”之梁——记奋战在川藏联网工程建设中的共产党员

发布日期: 2014-07-17

  ■本报记者  左炬

  一个党员一面旗。在川藏联网工程建设中,无论在雪域高寒的施工现场,还是在崎岖蜿蜒的运输道路;无论在边远山坳的医疗保障点,还是在繁忙紧张的工程指挥部,最艰苦、最困难、最危险的岗位上,总能看到共产党员的身影。

  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党委充分发挥川藏联网工程参战单位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先锋模范作用,引领1万3千余名参建者砥砺前行,用实际行动诠释了共产党员的时代内涵。

  圆梦的罗洪明

  从业10余年,建设10余座变电站,他曾经担任“新甘石”联网工程220千伏甘孜变电站项目经理,奋战在海拔3400米的雪域高原,为甘孜北部藏区送去光明。如今,他主动请缨,担任川藏联网工程500千伏巴塘变电站项目经理兼临时党支部书记,誓言将清洁、绿色能源带给藏区同胞,完成自己点亮藏区的梦想。他,就是四川电力送变电建设公司建筑二公司副经理罗洪明。

  由于常年野外施工,罗洪明回家的机会少得可怜,照顾家里老小的重担全落在他妻子身上。对于他的工作,家人更多的是理解和支持。

  每到晚上,除了施工策划和图纸研究,罗洪明还有一件必须完成的“工作”,就是给妻子和女儿通电话。这个习惯从参加工作开始,到现在的川藏联网工程,已经持续十余年了。

  在电话中,他一改工作上的严肃,变得风趣幽默,与父母谈论妻子的贤惠,与妻子谈论女儿的成长,与女儿谈论学校的生活。

  了解罗洪明的人都知道,他不仅是一个对家庭极其负责的人,更是一个对工作、对自己都要求极其严格的人。

  500千伏巴塘变电站位于巴塘县夏邛镇象鼻山,距县城约17公里,海拔3340米,罗洪明的团队每天早上7时30分驱车40分钟到站上开始一天的工作。不论双休日,节假日,每一天,对罗洪明及其队友来说,没有什么特别,他们心中只有安全、质量。

  有一次,罗洪明参加指挥部会议后回到施工现场,刚一走到进站道路的回填区,脸瞬时就严肃了起来。他把队友刘隆军等召集过来,“你们看,这都填了多少了,还不压实?这些大石头都多大了,还不打碎?”

  刘隆军急忙解释,“本来要压的,这不是压路机的司机小王高原反应严重,正在山下输液;破碎挖掘机今天才完成高压氧舱建设,正在回来路上。”

  “就算这样,施工就不要质量了?必须马上调整挖填作业面,把大的石头挖出来放到一边,等机械到位马上破碎。兄弟们,必须按照施工方案执行,回填厚度、土石都不能超标。”

  罗洪明的要求不仅让队友们哑口无言,更让他们深刻明白质量是企业不变的生命线。

  “走,一起下山去看看小王”,罗洪明说完又马不停蹄地离开。

  为了藏区电力事业,他无私地奉献青春,因为他始终牵挂的是那个未完的梦想——点亮藏区。

  硕士副队长黄鹏

  四川电力送变电建设公司输电一分公司黄鹏,作为四川省和国家电网公司优秀共青团员,曾光荣参加了共青团十七大。如今已经是预备党员的他担任川藏联网工程包9标段施工一队副队长。“既然接受任命,就不能退缩。”经历过“新甘石”联网工程的鏖战和洗礼,黄鹏有了积累和经验。

  做事一向严谨的黄鹏,在工程开工前笔记本上已记得密密麻麻,一条条安全注意事项、危险点、危险源、预控措施,细致而周详。

  动员会上他听得认真、记得仔细。踏勘线路时,他看得细、想得多,只为尽快摸清塔位情况,熟悉施工环境。在兄弟们眼中,这个小伙子踏实肯干、有钻劲,做事爱动脑筋。项目经理说到他的工作作风时,给他的评价是:严、实、密。

  从一个作业点到另一个作业点,黄鹏行走如风。不管施工现场有多少个作业点,每个作业点都会有他警觉的目光,及时的提醒。作业点风险最大的关口,他总会在那盯着全程监护。

  由于每天奔忙于施工的各作业点,黄鹏嘴唇被猛烈的狂风吹裂,白净的脸庞被强烈的紫外线晒黑,皮掉了好几层,他常开玩笑说自己的脸皮是越来越薄了。可他毫无怨言,依然每天最早“开工”,最后“收工”。

  不仅如此,黄鹏对现场安全、质量管理细致入微,每天清晨的站班会上,他仔细检查每个施工小组机具、工具准备情况以及员工精神状态,合格后方可开展作业。针对现场成品质量,他与施工队兄弟们一起进行严格的过程管控和责任划分,确保每道工序精细标准。他经常说:“年轻人就要有股拼劲,只要愿意做,就没有做不好的。”

  黄鹏的双手由于冻疮变得红肿,眼睛由于寒风吹变得胀痛,他一直有一个信念:打一场漂亮的“战役”。这是每一个川藏联网工程施工人员的心声,也是一个普通共产党员的骄傲所在。

  线路老兵叶建刚

  叶建刚,四川蜀能电力有限公司川藏联网工程包5标段项目经理。从1990年开始从事输变电线路工程施工管理工作,20余年,建设了20余条线路工程。在公司,有前辈问刚参加工程的小兄弟:“你在哪个工程啊?”小兄弟回答:“我在叶建刚的项目上。”前辈会说:“在他项目上,有前途啊!”

  无论大小工程,叶建刚每天第一个到现场,最后一个离开。2013年7月15日,500千伏亭子口-达州线路新建工程刚刚竣工,叶建刚就踏上了川藏联网的征程。

  叶建刚严谨的工作态度与以身作则的工作作风得到了同事、领导的一致好评,同事们都亲切地称他为“叶老大”。作为一名项目管理者,叶建刚始终把工作中的“人”作为管理重点,对于技术管理人员,针对每个人工作能力的不同,技能上的差异,合理地分配工作任务,充分调动每一名员工的积极性,激发大家的潜力,让员工为“心”工作而不是为“薪”工作。

  在叶建刚项目上的技术员大多是近些年新分配的大学毕业生,叶建刚十分注重新人的培养,无私传授自已多年的经验积累,在很短的时间里,在他项目上的技术员进步迅速,个个成为项目以及公司的得力干将。

  有一次在项目部议论线路放线方法的时候,他发动各个专责开展自由讨论,谁的方案最优最好将得到奖励。结果大家非常热烈地讨论,不仅调动了每个人的积极性,也提高了对专业知识的思考和研究。

  在今年的公司运动会上,叶建刚团队的名字叫做“葫芦兄弟队”,引起了大家的好奇。事后,叶建刚说,他们问我该取什么队名的时候,我正在和儿子看动画片《葫芦娃》,我就想我们运动队也要像七个葫芦兄弟一样团结一致,相亲相爱,然后就取了这个队名。

  家庭,应该说一直是送变电人的一块心病,叶建刚也是如此。3月28日,蜀能公司包5包6项目部为3、4月过生日的同事过集体生日,在饭桌上当叶建刚听到有同事的母亲得了重病却不能回去照顾的时候,他哭了,大家都很惊讶,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叶建刚流泪。

  叶建刚事后说:“说实话,我已经不记得上一次流泪是什么时候了,可能是长期在外工作习惯了,情绪化的东西少了点。但是那一天晚上非常触动我,释放了我埋藏多年的情绪,我一直认为我对不起自己的父母和家人,我的父亲不在了,只留下67岁的母亲在家里,她很少给我打电话,怕影响我的工作。但是作为儿子,尽不到应尽的义务和孝道,感到非常愧疚。除了母亲,还有我5岁的儿子,在项目部,这样的同事还有许多许多。”

  亏欠家人的陈宏

  四川电力工程建设监理有限责任公司川藏项目总监、临时党支部书记陈宏,国家级项目总监,在电力工程建设监理中,一干就是20个年头。他常说:严格工程安全质量控制,不沉下身来不行。

  西藏昌都地区气候多变,时而狂风怒作,时而烈日当头。由于空气干燥,加上高原反应,许多施工人员身体反应强烈。陈宏一到项目上,双脚就裂口子,有时候连路都走不了。项目部的同事说,冬歇的时候,陈宏回到家,怎么也不愿让他妻子看到他的这双脚。当妻子最终目睹的时候,心疼得直掉泪,又是为他护肤,又是带他去修脚。修脚的师傅说:“裂口太深,我下不了手。”

  陈宏说,项目部好几个监理员都是这样,白天旁站监理,晚上回到驻地连袜子都脱不掉,到山顶塔基检查,脚跟不敢着地,为双脚减负,又苦了双手,大家打趣道,这叫“四肢驱动”。

  建设项目,总是要有付出的。这种付出既是一种责任,更是一种担当。4月18日,正在查看线路安全的陈宏接到父亲电话:“你大伯走了……”这怎么可能?上个月,姑父去世,基础转序验收,自己没回去,这才1个多月,就又有一位亲人离开。

  母亲知道大伯从小对他的疼爱,安慰道:“知道你忙,我和你爸正赶往重庆,你注意身体,安心做你的事儿吧,你大伯不会怪罪你的。”

  小时候,爸妈工作忙,陈宏和妹妹是在外公、外婆家长大,他与外婆外公的感情最深厚,可外公去世的时候,他在宜宾黄桷庄电厂忙竣工验收;外婆去世的时候,他又在涪陵龙桥电厂进行72小时试运行消缺。如今,他在川藏联网工程,又一位亲人离去。

  为了工程,陈宏没有好好照顾过家人,尤其是对女儿,亏欠最多。一次总算利用到成都开会后的一点时间到学校接孩子回家,老师竟怀疑地看着他,然后把孩子拉到身后,悄声说:“这个人,我从来没见过,他真的是你爸爸?”女儿高兴得跳起来了:“他就是我爸爸,他就是我爸爸!”孩子的那种激动与自豪,让陈宏羞愧。

  陈宏说,荣辱与共、团结和谐所产生的凝聚力,是川藏联网工程顺利推动的巨大力量。现在,最大心愿是圆满完成工程建设,竣工投产后就可以回家了。这是陈宏的心愿,也是工程建设者们的共同心愿。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