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电网报》:拉波乡的大变化

发布日期: 2018-11-02

 

 

title

  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县的拉波乡,平均海拔4000米,居住着2000多名藏族群众。曾经,拉波乡的百姓一直过着“点酥油灯照明,烧牛粪取暖”的传统农牧民生活。在改革开放春风的吹拂下,电力建设与发展,让拉波乡百姓的生产生活大变样。

  高原的冬天总是来得特别早。10月31日,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县拉波乡夜晚的温度已经是零下了。忙完一天工作的泽仁回到家中,打开电取暖器,看看电视上上网,享受属于他的悠闲时光。泽仁说,他如今享受的温暖舒适的日子,哪一样都离不开电力的发展。

  从“用不上电”到“用好电”

  泽仁出生于1978年,今年40岁,是土生土长的拉波乡人。他清楚地记得小时候,拉波乡还十分贫穷落后,乡亲们到山上去采松光照明,砍树、捡牛粪烧火做饭取暖,他从来没有见过电灯,甚至没有听说过“电”。

  1997年,乡里修了一座小水电站。“当时我们高兴极了,当电灯泡亮起来的那一刻,我觉得太神奇了!”泽仁又有些无奈地说,“但是我们乡没有管理水电站的专业人员,水电站三天两头地坏,乡里总要去外面请人来修。由于我们这里既偏远,条件又艰苦,外面的技术工人都不愿意留下来。后来,幸好王师傅留下来了。”

  泽仁口里的“王师傅”就是理塘县供电公司员工王安全。他在拉波乡工作了18年,对拉波乡的用电变化感受最深。

  王安全刚到拉波乡时,拉波水电站的两台机组已经有一台坏了,这让本来装机量就小的电站更是捉襟见肘,那时平均每天发电量只有250千瓦,平均每家每户只有1千瓦,仅能供日常照明,家用电器更是想都不敢想。

  “那时候,全乡的电杆还是木制电杆,设备陈旧、线路老化,还存在私拉乱接的问题。乡里不仅发电量不足,供电质量也差,还常常停电。”王安全虽然懂技术,能维护水电站,可面对这些问题,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2006年至2008年,由县政府出资,理塘县供电公司改造拉波乡的高低压线路,原来的木制电杆全部被更换为水泥电杆,对百姓家的户表也进行了改造,做到一户一表、以表计度。该公司还全面改造升级拉波水电站的机组,把以前的旧机器更换为新设备,发电机的容量增加到500千瓦,足足翻了一番。

  如今,拉波乡家家户户都用上了电冰箱、洗衣机、电视机等家用电器,打酥油茶用的茶桶被打茶机取代。传统的藏式厨房里,整齐地摆放着电饭锅、电饼铛,干净、整洁。

  从贫穷落后到脱贫致富

  40年来,拉波乡不仅实现了电力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转变,交通、经济和老百姓的思想也在电力的助推下,有了极大的改变。

  改革开放之初,拉波乡的百姓大多说藏语,穿藏装,懂汉语的人很少。拉波乡副乡长邓珠说:“以前,老百姓靠挖虫草和捡松茸维持生计,大家很少接触外界,没想过外出打工,对孩子的教育也不重视。大家认为,挖虫草、捡松茸就能维持全家的生活,小孩子不读书也没有关系。”回顾往事,邓珠颇有些无奈。

  1998年,拉波乡然东村村民彭修简安家买回了全乡第一台电视机,乡亲们像过年一样聚到他家里去看电视;2003年,乡里通了电话;2013年,乡里通了互联网,拉波乡的百姓通过电视、网络看到了外面的世界,思想也发生了变化。“大家现在不再只是固守在山村里挖虫草、松茸,他们也想让孩子到外面去接受更好的教育,有些人也渐渐地外出打工,想要生活得更好一些。”邓珠说。

  今年18岁的泽桑从小就被父母送到县城读书。如今,她考上了巴中的一所大学,念学前教育专业,想毕业以后回理塘县当一名幼儿园老师。泽桑说:“我们理塘县很多学校都安装了多媒体教学设备,这里的小朋友也可以接受良好的教育。”

  即使是挖虫草、捡松茸这样的传统行业,电力的发展也给当地老百姓带来了更多的机遇。丁真是土生土长的拉波人,在拉波乡从事松茸销售已经有十几年了。他说:“新鲜松茸特别娇气,常温只能保存3天。原来,我每天最多只能收几百斤松茸,因为收多了既不好保存,也不好运输。2015年,乡里修建了一个面积200多平方米的冻库,专门用来存储新鲜菌类,最多可以冻15吨。有了这个冻库,不仅新鲜松茸有地方保存了,还可以发展一些其他野生菌业务,我们的生意一定会越来越好。”

  在电力的支持下,拉波乡的交通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曾经,拉波乡只有一条水泥路,从乡里到县里要走11个小时;2016年,国家出资修建了宽阔平坦的柏油马路,交通时间也缩短至2个小时。曾经,老百姓只能靠人扛马驼把新鲜松茸送出大山;如今,小汽车只需要三四个小时就能把松茸送到机场,第二天松茸就能出现在全国各地的餐桌上。曾经,拉波乡只有一台老式东风牌柴油车,百姓出行全靠搭搭顺风车;如今,乡里70%以上的老百姓家里都有小汽车。拉波乡正大踏步地走在改革发展的道路上。(黄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