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情

发布日期: 2013-02-07

  

   巡线路上的铁塔

  2月5日,石渠110千伏变电站外白茫茫一片。上午9时,记者一行跟随线路运行维护队巡线。

  这条110千伏线路全长约270千米,共有822基塔,巡线一趟下来一般都要七八个小时。山高路陡、高寒缺氧、紫外线强烈,然而,这样的路线路运行维护队每天都要走。

  今天巡线的是29岁的蒋大勋,25岁的简仁财,22岁的吴桂知,他们都来自四川电力送变电建设公司。

  望远镜、扳手、铁铲、对讲机、红外测距仪、测高仪,这些都是每天巡线必不可少的,他们把这些装在不离身的小包里斜跨在身上,这个小包有十来斤重。除了这些日常工具,他们还带着一样特殊的工具——钢管,用来在冰面上行走,也用来驱赶遇到的野狗。

  

  穿越冰河地带    

  今天,巡线的目的地是对面看起来不远的山上。记者一行跟在巡线队后面,走过了一段段崎岖坑洼的小路,走完这些小路,便要穿过眼前这片看起来光亮无比,其实冰足有五六十公分厚的冰河。听队员们讲,这里从12月就开始结冰,要到5月才会融化,今天这条冰河已经算是“安全”地带了。记者走在冰上一步一滑,有的地方是多次结冰,第一层冰面很薄,一踩上去立刻有一种掉下去的感觉,必须借助铁铲和钢管戳在冰里才能比较平稳地迈步。从河的这头走到河的那头队员们足足用了半个小时,行走在冰上、雪里,一串嘎吱嘎吱的脚步声直通远处的铁塔。

  

                                     穿过草地到达第一基铁塔  

       三个巡线队员并没有太多的话,只是在冻得不行的时候站着搓搓手,揉揉耳朵,交谈几句。顶着剧烈的寒风,队员们艰难地走过这条冰河,踩过没过小腿的雪,再穿过凹凸不平的草地,才终于走到了第一基铁塔。蒋大勋熟练地拿出望远镜从上到下再从下到上地查看铁塔、瓷瓶、线路;简仁财一边帮着看一边向队友指着需要重点查看的地方。收起望远镜,他们三人走近铁塔,默契、快速地分工,检查防震锤有无滑移现象,绝缘子有无自爆,接地线有无损坏,塔基基面有无下沉,塔材有无丢失……一切检查确认完毕,吴桂知拿出扳手把受力部位的螺栓一一拧了拧。之后,他们挎上包,继续往山上走。吴桂知的耳朵冻得通红,手也冻得有些开裂了,问他,他只笑,今天手套忘了,耳朵快冻掉了。然后,继续默默地走。

  

                                                  分工查看塔基塔材       

        现在中午12时整,气温低至零下19摄氏度,这里是海拔4300米,用时3个小时。队员们接着又成功地往山上爬了很长一段,然而这只是巡线路上到达的第二基塔,才完成今天巡线工作的三分之一。往山上爬,一步三喘气,三步一小歇,五步一大歇,抬眼不时有秃鹫、乌鸦飞过,途经的脚下有牦牛的骸骨。

  依照先前的程序,检查完这基塔,就该是午餐时间了。将近下午1点,队员们从包里掏出了今天的午饭——饼干。为了尽早完成工作,沙琪玛、饼干这些干粮是他们中午唯一能吃的东西,再好一点就是能喝上一口冻得冰冷的矿泉水了。同行的许多祥笑着说,沙琪玛的各种味道都吃遍了。

  

                                 巡线队员就地吃干粮    

      许多祥今年37岁,从事线路运行维护工作已经6年,在石渠已经呆了2个多月,每天都参与巡线。顺着这条线路往上走是4500米以上的海拔,翻过这座山头便是无人区,那里有狼、有狐狸。蒋大勋讲起去年9月的一天,要完成20基塔的巡查任务,他们从早上8点就开始从山脚下往上爬,爬了整整一天,一翻过山头到了无人区便遇到了狼,他说幸好不是狼群是一两只。“那你们就不害怕吗?”他跺了跺手上的钢管,“我们的工作就是这样啊……”

  往山上看,铁塔高高地矗立着,银线穿梭其间,阳光一照有些晃眼。越往上走,海拔越高,太阳光照越强烈,空气越稀薄,喘气和停歇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许多祥边走边喘着气告诉我们,大家心里压力很大,要保障全线的隐患消除,防止人为破坏,现在最怕的就是跳闸,一旦跳闸整个石渠就会没电,尽管备用物资齐全,抢修也是相当困难。于是,他们加强了巡视力度,巡线路上很多兄弟耳朵裂了,有的还得了雪盲症。

  行走在雪山里,放眼望去铁塔、银线迎着阳光熠熠生辉,把队员们的无言和憨憨的笑脸印在了蓝天白云里。

  巡线快要结束的时候,记者知道了他们在休息时和一天的巡线工作结束后,会随性地哼上两嗓子,他们最爱说的一句话是,“大王叫我去巡山喽”。

  后记:

  在运行维护队巡线的同时,石渠县电力公司的抢修队队员正骑着摩托、带着工具包,穿行在寒风里,马不停蹄地为石渠县的百姓家检查用电情况,进行抢修维护。

  在运行维护队巡线的同时,石渠110千伏变电站的驻守人员正坚守一线,他们将放弃春节与家人团聚的时光,驻守在站上。他们中有的刚刚结婚不到半年,有的孩子不足一岁,有的已经7年没有回家过年,虽然不能实现,但他们还是说出了最大的新年愿望,回家过年。让我们记住他们的名字:成都电业局运管所刘祖军、黄翔、谭伟、范柯,继保张弛、刘家君,检修卢超、沈宇、刘伟,信通马兵……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