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清洁取暖·国家电网在行动:青海玛多:清洁取暖守护三江源碧水蓝天

发布日期: 2017-11-28

 

  编者按国家电网公司认真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推进北方地区清洁取暖的重要指示,积极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在经营区域多措并举促进新能源发展,大力实施电能替代,推进北方地区“煤改电”清洁取暖重点工作。本网站今起推出“推进清洁取暖·国家电网在行动”系列报道,展示公司服务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助推美丽中国建设所付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效。

青海玛多:清洁取暖守护三江源碧水蓝天

供电员工为牧民家电采暖改换新的刀闸。

 

  11月15日,青海省果洛州玛多县牧民桑杰家里,客厅里咕嘟嘟煮着喷香的奶茶。推开卧室门,一张电热炕,与藏式古朴的建筑风格融为一体。电热炕的温度可以随时调节,冬天睡觉时,盖上轻薄的被子就可以了。得益于国家电网公司在玛多实施的清洁取暖项目,海拔4500米的高原上,暖意融融。

  年平均气温零下4.1摄氏度、供暖期长达11个月,让取暖在玛多成为“刚需”。燃煤取暖,威胁着三江源核心区的生态环境。

  11月15日,青海省果洛州玛多县城西部一派繁忙,在玛多清洁取暖示范项目1片区,框架结构的锅炉房内,工人们正紧张地安装两台清洁高效的10千伏直热式储能锅炉。“节约近75%的锅炉占用空间,热效将达到75以上。”果洛供电公司工作人员田超计算着,这两台“大家伙”,将解决这个海拔4500米区域9.18万平方米的取暖问题。

  经济发展,生态为本。玛多清洁取暖的故事,要从牛羊说开去。这个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的县城、三江源重要的水源涵养地,曾因牛羊富,也因牛羊穷。

  上世纪80年代,素有“黄河源头”“千湖之县”之称的玛多水草丰美,湖泊众多,牧民家中牛羊成群,是全国首富县。而好景不长,在过度放牧和气候变暖等因素的影响下,玛多草场退化、湖泊减少,生态环境严重破坏。“玛多的地理位置非常重要,是中华母亲河黄河的发源地,如果它的环境受到破坏,很难想象将对黄河下游地区甚至全中国造成怎样的影响。”玛多县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

  随着国家“三江源”生态战略的实施,河源儿女积极响应国家“保护生态、减人减畜、退牧还草”的号召,主动迁出世代繁衍生息的家园,为黄河中下游乃至全国的生态文明建设做出了巨大牺牲,玛多县也由全国首富县成为国家级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

  过度放牧对环境的影响得到有效控制,但仍有一个因素对玛多的环境“不友好”——燃煤取暖。

  年平均气温零下4.1摄氏度、供暖期长达11个月,让取暖在玛多成为“刚需”。燃煤取暖,产生大量的排放,不仅造成大气环境的恶化,对居民来讲并不是经济实用的采暖方式。

  2016年8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视察青海,远程视频查看三江源地区生态保护时指出,中华水塔是国家生命之源,保护好三江源对中华民族发展至关重要。同年12月,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四次会议召开,“推进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正式提出。

  2017年3月,在国家电网公司和青海省委省政府的共同努力下,双方对实施玛多县清洁取暖项目达成共识。6月12日,央企助力青海持续健康发展座谈会暨战略合作签约仪式上,国家电网公司与青海省人民政府共同签署了《框架合作协议》,明确2017年率先在玛多县建设清洁取暖示范项目。

  “习近平总书记曾说过,这里是三江源的源头,任何人不能破坏。如果把玛多县的燃煤取暖全部改造成用电采暖,环保意义不可估量。”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舒印彪说。

  “政企联合推动,是玛多开展清洁取暖的保障和基础。”国网青海电力营销部主任展洁告诉记者,按照“示范先行、规划引领、逐步推广”的工作思路,玛多县清洁取暖实施规划和县城实施方案正式推出。

  县城以内,原分散供暖单位就近纳入相应片区内,供暖半径减少至1千米以内。利用原有城南、城北两处锅炉房,新建两处锅炉房,分割县城供暖主管网,新建10千伏配电室4座。“这么做的优点是集中供热面积减少,更易实现分区控制,减少能源损失。”国网青海电力营销部彭建华说。

  县城以外,对乡镇政府、学校寺院、牧民住户逐步推广电采暖。适合的采暖技术包括电热膜、碳纤维电缆、电茶几以及电热炕等,替代原来牧民以燃煤、燃烧牛粪的传统取暖方式,改善三江源地区的环境。预计每年可替代燃煤6056吨,增加用电容量约7503千瓦。

  采用清洁取暖以后,预计玛多县全县每年可替代燃煤量28633吨,电采暖用电负荷增加2.78万千瓦以上。国网青海电力副总经理朱罡说,“最主要的,还是生态意义,清洁取暖将为三江源核心区开启新的绿色能源消费模式。”

  “刚开始跑项目的时候,我的脑门上就刻了‘玛多’两个字!”在高原上推广清洁采暖项目,既考验智力,更考验耐力。

  站在玛多县城放眼望去,初冬的草原白雪皑皑,天空湛蓝,景色一派和谐。玛多县民族寄宿制中学正享受着别样的温暖。

  整齐的藏式风格建筑,四五座校舍在蓝天白雪的映衬下格外静谧。走进教学楼,一股浓厚的学习氛围迎面而来,“读书使人充实”“人生在勤”的励志话语贴在走廊里。教室里,温度指针指向21摄氏度,穿着蓝色校服的学生脸上洋溢着笑容,求知的眼神充满灵气,朗朗读书声回荡在校园里。

  改暖气,做建筑保暖,建清洁高效的供暖锅炉。得益于这些改造,学校集中取暖月成本约10.1元/平方米,比煤锅炉月成本节省0.4元/平方米,全年节省取暖费用近100万元。室内温度也达到20摄氏度以上,取暖条件明显改善,效能利用更加合理。

  “现在的教室和宿舍,特别温暖,特别舒服。”七年级3班的学生仁青卓玛发现,今年冬天与以往不一样了,教室和宿舍都暖和多了,校园也变干净了。

  “截至10月28日,这里的12台清洁锅炉已替代标准煤106.75吨,直接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348.95吨、二氧化硫排放量1.05吨、氮氧化物排放量0.53吨,清洁效益明显。

  成效的取得,背后是电网建设者的汗水与智慧。在高原上推广清洁采暖项目,既考验智力,更考验耐力。采暖工程与电网工程同步开工,技术对比、材料选择、建设模式等等,对于高原上的建设者来讲,无疑是个挑战。

  “刚开始跑项目的时候,我的脑门上就刻了‘玛多’两个字!”果洛供电公司总经理李怀远告诉记者,从果洛到玛多,从玛多到兴海,从兴海到西宁,再从西宁到玛多。这条路,他和同事不知道跑了多少回,“无惧风雪,无惧严寒,必须建一个示范,树一个标杆,打消大家的疑虑!”

  玛多县清洁取暖项目分为4个集中供暖片区,供暖面积27.4万平方米,涵盖了县城大部分公共服务场所。1~3片区由玛多县政府负责,供电公司负责相关供电保障。4片区玛多县民族寄宿学校清洁能源取暖示范工程,使用公司2017年度对玛多定点扶贫资金中的709万元实施,是一项民生工程,也是清洁取暖示范工程中的试点,由青海省电力设计院通过EPC方式实施。

  对这个项目,主要从性、价、比综合因素来进行设备选型和取暖方案确定。”采访中,展洁一再强调,“经济性一定要强于煤锅炉”,是清洁取暖项目的重要指标。

  在性能方面,国网青海节能服务公司利用专业优势和长期以来开展电锅炉应用方面的资料,与果洛供电公司联合收集和比对果洛州达日县、甘德县已经投入运行的电锅炉参数,比对筛选适合高海拔地区运行的电锅炉类型。

  在经济价格比方面,综合考虑投资成本、运营成本,在直热式、高碳分子发热油、空气源热泵、蓄热电锅炉等近10种不同原理的电锅炉中,通过计算比对、高海拔校核,选取投资、运营最经济,最适合高原运行的锅炉。“一开始,厂家对高原环境不熟悉,送来的锅炉设备因气压过高喷油。经过反复调试和改进,最终确定了高碳分子锅炉用在民族寄宿制中学的改造项目上。”李怀远说。

  建好了锅炉还只是皮毛。更深层次的改造,是对玛多整体电网的更新换代。这也被彭建华称为最复杂的一项工作。

  玛多县平均海拔4500米,是青海省海拔最高的县,这里高寒缺氧,年平均气温零下4.1摄氏度,全年无四季之分,只有冷暖之别,项目建设只能在暖季5~9月份施工,除去降雨天气,实际施工只有3个月时间。

  2017年,国网青海电力实施了玛多县清洁取暖示范工程配套电网改造项目,新建110千伏变电站1座,110千伏线路4.2千米,新增主变容量6.3万千伏安。同时,完成35千伏玛多县中心变扩建工程、10千伏线路配出工程,新建10千伏线路16.6千米,新建杆塔248基,安装配电变压器7台,有效解决了玛多县城电网基础薄弱的问题。

  “最困难的就是遇到工人高原反应,很多工人还是第一次到这么高海拔地方工作,患上感冒等常见病,在玛多都是要命的病。”展洁说。

  “为了保障居民正常用电,现场作业人员自投运工作开始就实行两班倒,加班加点、连夜奋战。”玛多县供电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田超说,在不影响学生学习的情况下,160余名参建人员坚守施工一线,利用3个月时间圆满完成玛多民族寄宿中学清洁取暖示范工程。至此,我国海拔最高的清洁取暖项目建成。

  “过去,玛多县城仅有一条10千伏线路保障用电,一出现故障就全县停电,现在通过电网改造,一方面保障了高碳分子锅炉用电,同时解决了玛多县城过去电网基础薄弱、供电可靠性不高的问题。”玛多县黄河源供电有限公司书记侯延成说。

  “玛多清洁取暖项目还有一层意义,在于扶贫资金的精准投放,是扶贫与生态建设充分结合的一个实例。我们既要扶贫,又要环保,二者缺一不可。”李怀远说。

  “目前,清洁取暖项目的其余3个片区全部开工建设,计划明年全部投入运行,届时玛多县城将全面实现无煤取暖。”玛多县副县长张强说。

  在玛多这样高寒高海拔地区,生态环境脆弱,各地居民生活习惯不同,普及使用电热炕、电茶几等,成了清洁取暖的独特经验。

  在玛多清洁取暖的方案中,非集中供暖区域,电热炕、电茶几等电能替代的产品也被纳入实施范围内,形成了高海拔、藏区清洁取暖的独特经验。

  “电能替代必须因地制宜。”朱罡解释,在高寒高海拔脆弱的生态环境下,牧区和农业区有很多差异,采暖期、居民生活习惯等都不一样。

  早在2014年,推广电热炕的想法就在酝酿。青海高海拔农牧地区有使用土炕的习惯,以前,烧煤、烧牛粪取暖是常态,对三江源自然环境造成一定程度的污染,玛多常黑烟袅袅、尘土飞扬。

  “2015年,国网青海电力联合厂商,根据高海拔地区的特殊需求,针对藏区农牧民生活习惯,专门设计了电热炕。”回忆起推广电热炕的日子,黄化供电公司营销部徐辉东的话匣子打开了,“一开始很多人存有疑虑,电热炕行吗,暖和吗?我们就一家家去宣传,免费给一些牧民先装上电热炕,让大家体验。”试点的成功让农牧民向身边人推荐起电热炕,政府也加入电热炕的推广中。

  一张电热炕1400元左右,政府、电网公司、牧民三方共同承担费用,核算下来,牧民的花费在300元左右。

  提及电热炕普及,50岁的东措脸上满是喜悦。东措是玛多县玛查理村人,自幼在草原上长大。每逢冬季,寒风刺骨,家中全靠燃烧牛粪来取暖,遇到连续大雪天气,当地人不得不长途跋涉去外地拉煤来维持取暖。“用电取暖很方便,最主要的是晚上可以睡在温暖的炕头,干净又省事,再也不用起早贪黑地烧牛粪了,电热炕真的太好了!”

  目前,青海全省推广电热炕1万户以上,重点在尖扎、同仁、化隆等地。“通过普及应用,我们详细掌握了电热炕技术、品牌和适用范围,为全省乡村全面普及打下了坚实基础。”展洁说。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人类必须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人类只有遵循自然规律才能有效防止在开发利用自然上走弯路。在青海,我们欣喜地看到,一条与自然和谐共处、共谋发展,建设和谐美丽社会的画卷正在绘就。

  信息来源:国家电网报